下载APP

千年梦华话开封

河南日报 2020-03-09 07:00浏览量:968

  开封地下文化层

  开封明清城墙


  开封位于黄河下游,先后有夏,战国时期的魏,五代时期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北宋和金定都于此。所以,被称为“八朝古都”。北宋时期,依托便利的大运河交通,开封发展成为当时国际上首屈一指的繁华大都市。


  北方水城


  宋代婉约派词人代表柳永,有一首著名词作《雨霖铃·寒蝉凄切》,词中有:“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柳永是福建人,出身官宦世家,为求取功名,在开封生活20年左右。据说,《雨霖铃》是柳永第四次落第后南下与情人虫娘分别时所作。这首词意境优美,还让我们看到了北宋时期开封水上交通的珍贵记录:即使到了晚上,汴河也能行船,而且从开封出发,沿着水路可以直接到达“楚天”,即属于长江中游地区的荆楚大地。那时的汴河,是隋唐宋大运河连接黄河与淮河的一部分,隋朝初年隋炀帝时候开凿的。北宋建都开封后,又对汴河进行了疏浚和改造,汴河交通运输更加通畅了。


  在张择端的传世名作《清明上河图》中,也可以验证柳永词中展示的情景。《清明上河图》全长525厘米,其中,描绘汴河的画面就有240厘米,占全幅画面的45.7%。此外,在汴河上,张择端还特意描画了28艘各式各样的船只。北宋时期,汴河、五丈河、蔡河、金水河四条运河都进入到开封城内,四条运河上的桥梁就有34座,形成了以汴河为中心四水交流的格局。再加上开封城内外的金明池、迎祥池等大大小小的湖泊,开封是名副其实的“北方水城”。


  运河的主要功能是漕运,汴河运输量最大,运输也最繁忙。根据史料记载,北宋时期从汴河漕运来的粮食,一般维持在每年600万石左右。一石合今天大约55公斤,600万石相当3.3亿公斤。北宋时设立了专门管理漕运的机构发运司,组建一支由数千艘船只组成的特殊船舶队伍,定期对汴河进行清淤。正是由于汴河维持着正常的水运,才为开封社会的繁荣提供了有力保障。


  不夜开封


  北宋从960年建国,到1127年被金兵所灭,在开封建都时间是168年。城市商品经济、文化教育、艺术和科技都很发达,城市人口超过100万,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宋代孟元老在笔记体散记文《东京梦华录》里,用“八荒争凑,万国咸通”来概括开封的繁荣情景。


  北宋末年有一位诗人叫刘子翚,福建人,青少年时期在开封生活20多年,北宋灭亡后到了南方。他回忆东京开封:“梁园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


  梁园是开封别称。刘子翚说东京是个令人陶醉的地方,那里有风流万种的歌舞,解愁的美酒,但最令人快乐的,当是夜深时登上灯火通明的樊楼。


  从他的诗中能感受到开封城的开放,但北宋以前的城市并非如此。唐代长安晚上是要禁夜的,老百姓居住在固定的“坊”里,晚上不能随便上街,自然没有夜市和夜生活。北宋时期,都城开封的坊墙没有了,老百姓有了自由的夜生活。开封有大量的夜市、酒楼、瓦肆勾栏都在晚上营业,进行商品买卖、饮食、娱乐和消遣。刘子翚在诗里提到的樊楼,又叫白矾楼,是东京最大的酒楼,高三层,共有五座楼相连在一起,各楼间用飞桥与栏杆相连,规模宏大,“饮徒常千余人”,大概相当于现在的五星级大酒楼,王公贵族经常光顾。


  像樊楼这种酒店在北宋被称为正店,一般都资本雄厚,政府许可可以购买酒曲,自己造酒、卖酒的大店。另一类是脚店,规模较小,主要从正店批发酒来零售。到北宋末年,东京大的正店就有72家,小的脚店有数万家。


  北宋时期,开封繁荣开放,是中国夜市和夜生活的起源地,接近于现代的城市生活。


  城下之城 开封与黄河关系密切,所谓:成也黄河,败也黄河!


  北宋以前,黄河在河南安阳滑县以北流过,距离开封有100多公里之遥。南宋以后,黄河开始在开封附近频繁决溢。有关资料统计:仅在元、明、清三朝,黄河在开封决溢的次数达300多次,其中在近郊决溢有88次之多,这其中又有数十次泛水袭城,7次水淹开封城。河患频繁,导致黄河不断地改道,河道逐渐南徙。清朝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河决兰考铜瓦厢(今兰考县东坝头以西),形成今日河道,黄河距开封城9公里。


  12世纪以后,频繁的黄河水患,使开封城的平均海拔至少增高了10米,地势、地貌、土壤等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同时形成“城摞城,城套城”的奇特现象。


  开封地面上遗留的北宋时期文化遗存非常有限,著名的就是两座塔:河南大学附近的铁塔和禹王台附近的繁塔。


  今日开封城下共有六座城池,分别是战国魏大梁城,唐代汴州城,五代及北宋时期东京城,金代汴京城,明代开封城和清代开封城。这六座城池自下而上叠压在了一起,考古学者称它为“城摞城”。有两处考古发掘现场,分别在开封市的大梁门和新郑门。


  门摞门,路摞路,墙摞墙,马道摞马道,到最后的城摞城。历经兵火、战乱和水患,开封没有另选新址营建新的都城,而是在旧城址的基础上屡毁屡建,层层叠压。千古奇观立体展现了开封自建成以来的变迁历史。


  一次次,它从灭顶之灾中站起,几回回,它在废都之墟上再生。灾连灾,始终不弃祖根之地,水涨城高;城摞城,遂形成地理奇观。洪水淹不死,泥沙埋不住,战火烧不垮,灾难压不倒,古都开封骨子里是勇,气质里是刚,似黄河挡不住滚滚东流,似春草烧不尽生生不息。


来源 河南日报

编辑 周章龙

编审 王宁

猜你喜欢

评论

啊哦~暂时没有评论哦
在下方输入您的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