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5-02 18:00



在距离水城县120公里外的高山峡谷之间,我见到许多风中摇曳的紫色的小花覆盖了整片土地。


我很好奇这花朵到底是什么植物,既不像观赏植物,也不像经济作物,为什么用大片土地种植这个?这个疑问一直挂在心上,跟着我来到水城县最偏远的花戛乡磋播村。


沿着唯一的一条公路向前行驶,我们进入群山之间,一栋白色建筑立于山脚,屋顶上三个红色大字“磋播村”十分显眼。到了这里,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山窝窝”。


基地里的紫色小花引起我的兴趣


在村委会门口等了十多分钟,一个穿着白衬衣,踩着水胶鞋,皮肤黝黑的汉子一瘸一拐地向我们走来。“不好意思,刚刚带他们做活路去了。”徐祥峰“嘿嘿”笑着,露出一口白牙,边说边带我们进了办公室,“我先去换个鞋,昨天做活路把脚崴了,这个穿起难受得很。”


磋播村由原来的磋播、高坡、水井、高坎4个小村合并而成,是深度贫困村,899户人家中有469户1964人建档立卡,贫困发生率51.86%。徐祥峰就出生在高坎小村,现在任磋播村村支书。他是近几年媒体眼中的重点关注对象,网上随便一搜,都有大量关于他带领磋播村村民发展产业脱贫的报道。


“我1982年就跟着家人离开高坎小村去隔壁顺场乡了,说实话,离开这里就是为了能喝上一口米汤。”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沉重得让人鼻酸。


连片的刺梨基地


小村位于峡谷之间,耕地被高低不平的地势拆得零零散散,一到下雨天,山上的砂石就冲入地里,让原本贫瘠的土地更长不出庄稼。“种一年包谷只够吃半年,没有粮食只能去隔壁乡借,但借了又还不上。那时候村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家能吃饱饭,要遇上家人重病,那更是没有办法,没有人懂医,又出不去,也没钱治,只能搞点草药,村里不少人是被’捂死’的。”徐祥峰还陷在回忆里,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直到去世都不知到底生了什么病。


骑在马背上离开高坎村的徐祥峰在乡里上学,职校毕业后用了4年时间种植烤烟,终于在1993年时在烟厂隔壁给自己盖起了一栋2层楼的新房,自己当烤烟技术人员辅导别人种植,媳妇则在烤烟厂旁经营起了小餐馆。时间到了2000年,从水城县来顺场乡基本通了公路,但跑起来依然不算顺畅,从县城来的人们通常会在乡里住一晚才走,看到这个“商机”,徐祥峰扩大了自己的房子,办了一家小旅社,又多了一笔收入。


磋播村村支书徐祥峰


日子慢慢好了起来,乡里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2007年左右,贵州从各县市到各乡镇都在陆续修建公路,修路必然要用到挖掘机,徐祥峰再次嗅到“商机”,买来挖掘机做起了租赁生意,这比开餐馆更挣钱了。


从“想喝一口米汤”的渴望,到现在吃穿不愁还有余钱,徐祥峰本该对眼下的日子感到满足,可他还有一块“心病”。午夜梦回,他又坐在那匹瘦马的背上,在颠簸中看着那个水、电、路都不通的小村庄消失在黑暗中,他出生的地方仿佛与世隔绝,从未因外界发展得到一点改变。


徐祥峰和村民讨论食用菌栽培


回村!2008年,徐祥峰通过竞选,当上高坎村的村支书。修路!是他上任后的第一件大事。


一座大山阻断了高坎村与外界连通的所有可能,要想修路只能破山。多方协调,徐祥峰向三家单位筹到20多万元资金,但要找施工单位至少需要40万元。“不就是挖掘机嘛,我就有,大不了贴点钱把这事做了!”徐祥峰一咬牙,把自家的挖掘机开进山里。


6个月,路通了!之后,水、电问题也逐步得到解决,但村民想要摆脱贫困,光靠这片薄地种点玉米、土豆是永无出头之日的。


“隔壁村种刺梨收成不错,我们相隔不远,海拔也差不多,他们能行,我们肯定也能行。”2014年徐祥峰用150亩地做了种植刺梨的实验,取得成功后,在2017年开始大面积推广,种了近6000亩。“不过我在这片地里打了’卡张’(留了部分地),我还是一心想种猕猴桃,留了1300亩地。”猕猴桃经济价值更高,是徐祥峰的执念。


不过要想实现这个愿望还是困难重重,虽然通了路,但村庄地处偏远,水源也不够充足,种植猕猴桃的农业公司来了一趟就连连摇头,可徐祥峰还是留着这片相对较肥的地。


食用菌栽培技术过硬,品相好


2018年11月,省领导到水城县调研,水城县抽调了20个村的村干部去做汇报,徐祥峰也在其中,他把这几年的产业构想和实干经历结合“产业八要素”讲得明明白白,对政策的熟悉,以及自己的10年坚守打动了在场的人,之后,在整合六盘水市级帮扶资金200万元,以及“千企帮千村”结对企业六盘水玉卓祥实业公司帮扶的20万元资金之下,猕猴桃的梦也实现了。


“他说了这么多都没说到重点!”和徐祥峰聊了1个多小时,和他共用一个办公室的陆继忠忍不住插话,他是水城经济开发区党政办副主任,来磋播村挂职已有2年,在他眼中,徐祥峰不仅是个发展产业的能人,更是对这个村寨倾注了全部心血的“善人”。


“你打开他车后备厢看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水电工!”陆继忠和徐祥峰朝夕相处2年,不少徐祥峰习以为常的事,在陆继忠看来都是自己无法做到的:“在这个村,他就像个万事通,谁家水管坏了、电路出问题了也要来找他,他就自己上门去换,时间长了干脆把这些工具都放在汽车后备厢里。给村里修路是他自己上,贴了不少钱,这十多年来,在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上,他也经常用自己的钱来解决。”


陆继忠在知道来磋播村帮扶将会是一场苦战。他来的时候产业发展正旺,和徐祥峰做搭档,两人抓产业的同时也抓思想建设,整治村容村貌,帮农户新建房屋,甚至帮一些家庭打扫卫生。“我们打算在这里建一个山塘,这里再建1000平方米食用菌加工厂……”陆继忠拿出他们做的“十四五”规划示意图,在磋播村的卫星地图上,计划建设的项目标注在山峦与沟壑之间,勾画出磋播村新的蓝图。


徐祥峰和陆继忠做的磋播村“十四五”规划示意图


“对了,进来的那片地里有好多紫色的小花,那是什么作物?”临走前,我又想起入村时看到的那片紫色小花。


“那边种的是猕猴桃,哪有紫色的花?”徐祥峰思索了好久,恍然大悟道:“哦,你说的是绿肥吧?保湿肥土用的,一种有机肥料而已。”


后来我在网上顺手查了一下:绿肥,中国传统有机肥料,适应性强易生长,长成后耕翻压入土中,可改善土壤结构,增强地力。这不就像走出大山又回到大山的徐祥峰吗?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他为什么感动了农民——从水城特区人大副主任赵振福在黔边步行访贫问灾写起》刊于1985年9月21日《贵州日报》1版




他为什么感动了农民

——从水城特区人大副主任赵振福在黔边步行访贫问灾写起


刘庆鹰


前些时候,水城特区遭受了罕见的水灾。在灾情最严重的那几天,特区同云南交界的深山里,出现了一个头戴草帽、手拄拐棍、不辞劳苦、跋山涉水去访贫问灾的老同志。 他连续走了四天,途经十个乡,访问了数十户灾民,尽最大努力为农民解决了一些具体困难。一次,当他在农民家吃几个煮的洋芋便当一顿饭时,在场的农民和区乡村干部都被感动了。


这位老同志叫赵振福,是水城特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今年五十六岁已有三十三年的党龄。


一天晚上,我和他宿在同一地方。我担心他的身体,劝他注意休息。他笑呵呵地说:“除了有点高血压,身体还可以,还吃得消。走一走才摸得着真实情况。我们特区好多领导这次都下去了,大家都决心走一走,有的比我走的还多。


夜深了,我好久没有睡着,从赵振福同志的言行我想到在黔边见到的另外一些干部。他们下乡前先要打电话通知区乡,到了区乡要么只听汇报,要么只去通车的地方,一顿饭要吃两三个小时,没有毛毛菜”() 泡菜”()不高兴,几杯酒下肚便脸红红的、二昏二昏的,酒足饭饱后有的嫌区乡住宿条件差,还要连夜赶回城里去住,有的一下去就要把不少精力花在搞土特产上……天晓得这样能搞多少调查研究,能了解多少农民在想什么、干什么、盼望什么的实情。


据我所知, 农民并非要求所有下乡搞调查研究的同志都要去走许多路才算好,都要到过许多农家才算行,而是希望干部进一步转变作风,深入实际,深入民心,象个干部的样子,象个党员的样子,象个替老百姓办事的 样子。这个意见是十分中肯的。我想,只要下乡的干部牢固树立自己是人民公仆的思想,有一副为农民办实事的热心肠,那总的来讲,不管坐车还是走路,都能和农民打成一片,真正为他们排忧解难。在这方面是不乏其例的,赵振福同志不就是这样的吗?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