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5-05 18:15


进入天柱县,我迫不及待直奔瓮洞镇。


瓮洞镇位于清水江下游临江位置,与湖南省会同县、芷江县、新晃县接壤,清水江是湖南省第二大河流沅江的主要源头,沅江又跨越了贵州、四川、湖南、湖北4省,瓮洞镇在贸易和文化交流上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自古就是由黔入湘的重要门户,在军阀割据时期,此地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有军阀在此设立关卡:黔东第一关,石碑就静立于清水江上。


过去,关于这个小镇的各种报道拼凑出我的想象:每到场期,码头上船靠着船,集镇上人挤着人,市场上充斥着天南地北的口音,叫卖声、交谈声、讲价声此起彼伏,绝对是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


清水江


不过在来瓮洞之前,我已从天柱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金可文口中得知:老码头早已不复存在,航运也不再是这里的主流产业,想知道瓮洞的历史变迁,还得去找世代居住在那里的人聊聊。


在瓮洞镇党委挂职副书记潘盛彰的带领下,我见到黔东村副书记胡宏刚。年纪轻轻的他,竟是最了解这个小镇历史的人之一。


黔东村副书记胡宏刚


“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太爷爷是这里最大的木材商……”跟着胡宏刚的回忆,我重走了一遍他家的历史,知晓了这个小镇的社会变迁。


民国时期,因瓮洞镇盛产优质木材,来自全国各地的收购商都闻讯而来,其中又以江苏客商数量最多,从“黔东第一关”的石碑往上3公里的河道上,全铺满了商人们停在岸边的木排。


胡宏刚太爷爷那一辈,有5兄弟,他的太爷爷是长子,家里人称其“大老爷”,弃戎从商后,不仅成为当地最大的木材商,也是厘金局的总负责人,木材生意给瓮洞镇带来了丰厚的财富,在水、陆要道设立关卡、对通行货物征收捐税、对厘金局每天收取税费……需派出10个劳力才能挑回所有商户上缴的银元。


老码头一景 瓮洞镇政府供图


解放战争打到湖南时,厘金局彻底撤销,到了解放初期,随着对木材砍伐的限制越来越多,这里的木材生意也冷清了下来,转为向湖南等地销售桐油、小米等特产。


瓮洞镇虽然临靠江边,但背后就是大山,耕地面积十分少,在缺乏农耕技术指导的年代,种植业并不是当地人的首选,做水路上的生意才是传统的生存手段。随着木材生意的落寞,瓮洞镇的不少村寨慢慢陷入贫困,胡宏刚的爷爷是湖南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镇上商贾往来的景象早已不再,胡家的产业也大部分转移到武汉。坊间流传的民谣大概说明了当时瓮洞镇的情况:“有女不嫁金子寨,拖娘带崽等船来。”“有女不嫁渡头坡,鸡蛋少来葱蒜多。”


到了上世纪70年代,承载量更大的机船逐步取代了木排,成为清水江上使用的主要交通工具。改革开放大潮席卷全国,木材砍伐的规范化、货物的往来流通又带活了瓮洞镇。


生在江边,几乎没有下过田的胡宏刚的父亲,和周围大多数“50后”一样,也投入到运输行业中,运输木材等货物。一艘船需要3至5个人,光是整个关上村就有20来艘这样的船,最大的船承载量达80吨,跑一次需要十多天,但收入十分可观,有时一次就能拿到3000多元。


老码头曾经往来船只不少 瓮洞镇政府供图


如此高收入的行业在瓮洞镇也只维持了20年左右,到了上世纪90年代,湖南省出现了大量淘金船,淘金船所过之处,河底的泥沙都被狠狠翻过,河道面貌改变,原本安宁的清水江上也因此事故频发,不少船只损失惨重,胡宏刚父亲的船也未能幸免,当初造价七八万的船,最后只能变为废品卖掉,换来6000元钱。


木质大船逐渐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小型的船只,木材资源也越来越少,但胡宏刚的父亲仍然在跑船,只是船上的货物变了。上世纪90年代,附近的蓝田镇开采出大量煤矿,当地也涌现出不少“煤老板”,作为重要的水路枢纽,瓮洞镇依旧热闹不减,不少人给“煤老板”打工,拉煤、下煤、运输,换来一些收入。住在胡宏刚家楼上的夫妻就是其中之一,每天晚上听到货车喇叭声响,胡宏刚就知道他们要开始干活了,一天100元钱左右的收入,让这家人维持着生活,煤矿在90年代时养活了瓮洞镇的一批人。


老集镇   瓮洞镇政府供图


煤产量总会下降,到了2000年,江上的货船几乎淘汰,整个关上村只有10条客运船还行驶在水面。到了2009年,陆路修通,耗时长、效率低的水路渐渐无人问津,只有几艘客运船和当地人家的自有船只在水上活动。


胡宏刚看着昔日热闹的江面一步步走向没落,心里也不是滋味,他已经不对水上的事业抱有期待,到2012年湖南省修建托口水电站时,瓮洞镇靠水吃水的传统更被彻底打破。


托口水电站是湖南较大的一个水电站,从2003年就开始启动项目,到了2012年正式开始修建。修建水电站,必须在上游蓄水,瓮洞镇就在该水电站贵州库区范围内,蓄水必然会淹没好几个村庄,曾经繁华热闹的关上村就在其中,集体搬迁是唯一的办法。


新集镇新面貌 瓮洞镇政府供图


2012年,在多方协调下,瓮洞镇对几个村共800户4214人启动搬迁,其中有716户3864人被安置在位于梭坪村的新集镇内,另外84户350人被分散安置在其他村中,2014年开始拆旧房,2016年胡宏刚住进了新集镇。


2000年胡宏刚中专毕业后开始学做家具,做了一年后又外出打了三四年工,后来孩子出生,他回乡开了个养猪场,几年间猪价起起落落,胡宏刚的家也跟着浮浮沉沉,直到搬迁后,胡宏刚通过选举,当上了黔东村的副书记,投入到扶贫工作当中。


新集镇农贸市场


至此,胡宏刚一家的故事与当下衔接起来:离他平时工作的村委会不远,就是新集镇上建起的农贸市场,水果、蔬菜、鸡鸭鱼肉、服装鞋饰……各种摊位一字排开,集市上镇上的居民在这里采购日常所需,直到逢年过节时,外出务工回乡的人们才能让这个市场沸腾起来。曾经熙熙攘攘的老码头,如今早已被水库淹没,“黔东第一关”的石碑也移到了新的地方,新码头仍有少量船只停靠,过去舟楫往来的热闹景象却不复存在。


自从水库建起后,当地就转而发展起了油茶、豌豆、辣椒等种植产业,镇上的年轻人则大多选择外出务工,近几年来,瓮洞镇花大力气整治街道,修起了新的汽车站、边贸市场、休闲广场、学校、幼儿园、卫生院等公共设施,曾经拥挤的集市早已不在,背街小巷也得以整治。


新集镇上的公园


胡宏刚家还留有一条自用的小船,他偶尔会在这江面上环游几圈,父辈三代在这条江上闯荡,到了胡宏刚这一代已不再靠水吃饭,家道变化谈不上好坏,吃穿总是不愁的,不过城镇的变化倒是实实在在看在眼里。


在去见胡宏刚之前,我路过镇上唯一的公园——沐春公园,站在俯波亭上,蜿蜒而过的清水江尽收眼底,一位老人斜靠在长椅上沐浴春阳。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面向湖南 冲进长江”——“黔东第一关”瓮洞镇利用清水江大兴舟楫之利》刊于1985年4月5日《贵州日报》1版





“面向湖南 冲进长江”——“黔东第一关”瓮洞镇利用清水江大兴舟楫之利


蒙应富


宛如银丝的清水江,流经天柱县与湖南交界处的六乡、九十四公里,然后东出瓮洞,浩浩荡荡地奔向湖南。生活在清水江边的苗、侗族人民,怎样利用这个天然优势,行舟楫之便呢?


三月十四日,记者同参加县四干会的瓮洞镇干部群众座谈,获益非浅,大喜过望。瓮洞系清水江出口处,原为繁华的小码头。离镇政府四公里处的关上村,是有名的黔东第一关。解放前,国民党政府曾在这里设关立卡,派重兵把守,勒索溪路钱。等待过关的木排、船只长达一、二华里,税银用箩筐装放。解放后关撤卡除,大小船只任其往来,沿江人民大享舟楫之利。后来,由于的思想影响,人的关卡虽除,思想的关卡更重,清水江的航运又萧条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当地党和政府解放思想,面向湖南,鼓励支持群众发展水上航运事业,实行国家、集体、个人一起上。去年,瓮洞镇政府机动船猛增到十五只,拥有五百六十匹马力,六百三十五个吨位。仅关上一个村,就有机动船十只,四百六十马力,五百六十个吨位。这些自营、联营的船只,洪水季节从上游将煤和木材运往洪江、常德、武汉、南京等地。枯水季节,则留在湖南,往返于常德、武汉、南京之间,开展水上航运业务。去年瓮洞镇的机动船从瓮洞码头运走原煤五千五百多吨,木材一千二百多立方米,航运总收入三十二 万多元,占镇总收入的9.79%。关上村胡廷光等五户农民联合集资买了一只四十五吨的机动船,去年纯收入达一万元。


清水江航运近年如此兴隆,得力于当地政府及航管部门对群众办航运的大力扶持和提供服务。一是批给木料造船。二是信用社贷款补助。三是办证办照给予方便。四是归口管理,除税收、管理费、养河费外,不再乱摊乱派。船只进出口随到随签,同时积极组织、联系货源。


现在,群众买船造船的积极性很高。去冬今春,金鸡乡新造五十至七十吨的大船七只,正在兴造的四只。今年将有十一只新船下水, 投入航运。瓮洞镇打算在镇里兴办木器厂,修造船只,并积极组织船队,让更多的船只下到长江开展航运业务。向湖南,冲进长江的意愿正在逐步实现。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