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⑪ 黎平县龙额镇:两代人共守乡土文化 多形式传承侗乡民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5-10 19:19


“‘龙额’这个寨名是怎么得来的呢?在龙额村祖先的迁徙历史里,龙额下寨是龙额祖先最先落寨的地方,也是侗族祖先逆都柳江而上,最先居住的地方。龙额下寨因为地形像一条张开嘴巴的龙头,寨旁的溪流里有一个很大的白色岩石,就像一颗 ‘龙珠’,所以祖先落寨时,就把这里叫做 ‘龙额白岩(liongc ngeec bial bagx) ’,‘龙额(liongc ngeec)’地名的由来也有 ‘龙的牙齿(ngeec liongc)’之意。”


以上这段文字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龙额记忆”于2018年发的一篇文章《一位侗族戏师眼中的龙额》,这位口述历史的侗族戏师正是龙额村的寨老——石巍。


此次龙额之行,我在张传高的嫂子梁光云的小店里见到了石巍。


“寨老”石巍


“寨老”制是侗族人从古代延续至今的一种自我管理的民间组织,随着时代更迭,“寨老”的主要职能和载体也在发生变化,过去多是为村寨维护治安、调解民事纠纷,如今则以老年协会为载体,主要承担大小节庆时祭祀、庆典等活动的组织和迎来送往的接待。


无论载体和职能如何变化,侗族村寨对“寨老”推选的标准从未变过,都是村中德高望重、办事公正、明辨是非的长者。我想象中的“寨老”都是穿着传统布衣、须发皆白的老人,石巍与我的想象完全不同,利落的短发,简单的polo衫,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十分沉稳。


1982年的龙额村全景 张传高供图


龙额是侗族圣母“萨岁”的故乡,祭萨文化就发源于此,境内的“萨岁灵山(jenc sax siis)”是侗族人顶礼膜拜的祖灵圣山,而龙额春社河歌节也是远近闻名的民间节日。说起侗族春社,言语不多的石巍打开了“话匣子”。


每年的春天和秋天,都是石巍最忙碌的日子,春天迎“社神”,秋天送“社神”,都要举行极为隆重的祭祀,各村寨的男女老少都穿上最精致的盛装参与其中。每逢此时,村寨的鼓楼下总是一片火热景象:震耳欲聋的锣鼓声中,侗族人成群结队上街游行,挑着社粑,扛着芦笙,小孩更是在人群中欢呼雀跃。在老歌师的带领下,众人唱起古老的祭祀歌曲,祈祷“社神”保佑农民全年生产劳动风调雨顺,随后便是精彩纷呈的河歌节,各村寨的歌队、侗戏班轮番上演精彩纷呈的表演,吃社饭、尝油茶、开塘捞社,活动内容之丰富,持续2-3天。


2018年龙额村全景 张传高供图


在上世纪90年代“打工潮”兴起后,龙额青年们大多离开乡土,去往沿海城市谋求生计,传承河歌的人越来越少,直到2000年后,贵州对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越来越重视,2007年,龙额被贵州省文化厅命名为“侗族河歌文化艺术之乡”,2008年又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侗族河歌民族文化艺术之乡,侗族“祭萨”也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春社节又一年更比一年盛大。


如今能演唱纯正河歌的老歌师越来越少,龙额村的男性老歌师只有四五位,女歌师也是如此。2019年,一位90多岁的老歌师去世,更让一直负责组织春社河歌节的石巍无比遗憾。“不能让从古流传至今的河歌断送在我们这一代手上。”他和龙额侗寨公益团队立刻决定着手搜集河歌,走村串寨寻找老歌师,请他们把毕生所学都演唱一遍,并口述传承河歌的历史,通过影像和文字进行记录,“现在这项工作正在开展,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留住河歌。”


盛大的龙额春社河歌节 张传高供图


河歌演唱与跌宕起伏的侗族大歌有很大区别,这是龙额特有的侗族歌曲形式,音调如河水般缓缓流淌,柔美舒缓,沁人心脾,但在黔东南州每年举办的侗族大歌比赛中,河歌却因其独特性吃了不少“亏”,至今梁光云想起那几次比赛失利仍叹息不已。


梁光云是龙额镇人,19岁就去海南打工,直至结婚生子,小孩该读小学时才回到家乡。回乡之后,她开始做服装生意,最初卖的是童装,但童装成本较高,当地人不愿消费,她便转而做起了时装。梁光云的小店在龙额镇街上,服装以蜡染为主要工艺,兼有刺绣等,款式则多为带有浓郁侗族服装元素的时装。这只是梁光云用于展示的店而已,大批量的服装其实都销往黎平县城,她的表姐在翘街开了一家店,主营的就是这些产品。“做服装挣不了多少钱,这只是我一直以来的兴趣,就想把漂亮的侗族服装改良得让所有人接受。”梁光云更大的一块收入其实是来源于物流。


梁光云


2010年前后,国内电商越来越普及,人们对快递物流行业的需求也与日俱增,龙额镇是一个地处偏远的小乡镇,过去想要寄快递,只能托在县城与龙额之间往返的短途汽车司机帮忙代寄,看准这个商机,梁光云接下了圆通快递在龙额镇的收发点,这也是全镇唯一一个收发快递的站点,随后,她又增加了韵达、中通等快递,生意开始做了起来。


梁光云的丈夫张传辉,是上一篇报道主人公,返乡创业青年、侗品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传高的哥哥。改良侗族服饰,学习演唱大歌、河歌,作为后勤队伍跟着丈夫的公益团队连续数个月在外拍摄《侗布》等纪录片……张传辉张传高兄弟二人常年搜集整理乡土文化,为家乡做纪录片,而梁光云也同样以传承家乡文化为傲。

  

梁光云的服装通过对侗族元素的改良曾获得“锦绣计划”第五届贵州省妇女特色手工技能暨创新产品大赛 创新产品二等奖


今年,梁光云和石巍都有共同的遗憾,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的春社河歌节停办,街道上、鼓楼下的冷清让人倍加怀念那些盛大的日子。虽然热闹无法延续,但河歌的表演依然能继续,只是搬到了线上而已。他们参与的龙额侗寨公益团队于2018年成立了黔桂乡村文化深度体验游村寨联盟,贵州和广西的十余个村寨加入,在没能举办春社的日子里,联盟发起了乡村版的“云歌会”,每周六都会有一个村寨在“今日头条”开直播,表演他们精心筹备的节目。


龙额虽是偏远小镇,但电商服务站、快递站点一样也不缺,当地所做的乡土文化记录通过网络向外传播,如今春社河歌节的热闹氛围也能在线上延续,互联网这种时代产物为当地与外界开通了一条畅通无阻的无形之路。


在梁光云的小店里,装满野杨梅和枇杷的小筲箕逐渐见底时,我和石巍、梁光云的聊天也近尾声。告别时,我提起来龙额的那条山路太过颠簸,“寨老”石巍笑着告诉我:“那条路现在很少有人走了,龙额早就修了另一条路,你沿山往下走,没多久就能上高速。”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亘古稀奇事 龙额开新场》刊于1985年5月14日《贵州日报》1版



亘古稀奇事 龙额开新场


蒙应富


黎平县龙额区,是一块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飞檐翘角的鼓楼、跨河越江的风雨桥,历历在目,引人入胜。同行的人告诉记者,这里便是真资格的南部侗族地区了。


龙额,象一只突起的山羊角,深深地嵌入黔桂边界线上广西的一侧。生活在这里的侗家人,祖祖辈辈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很少进行商品交换。有人上门买菜,侗家阿妈就到园里摘几把给他,钱是不收的。家里实在没盐吃了,才挑挑柴火或捡几个鸡蛋,拿到广西富禄去点盐巴吃。换的方式也很特别。往往把柴或蛋放在场坝边的路上,人离得远远的。买主只要照市价把钱放下,就可以把柴、蛋拿走。等人走了,他们才过来收钱。 一九八三年,随着商品生产的发展,区公所、乡政府认为,要创造条件办好乡场,给群众提供买卖方便并对后进地区的群众进行商品意识教育,促使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向商品经济转化,农民才能富裕起来。因此决定配合当地工商所,办好乡场。按当地风俗,请来了寨老,择了开场的吉庆日子;还请来了四个侗戏班子,场场演戏;又请来了广西、湖南的个体商贩,商品琳琅满目。 去年三月三十一日,龙额乡场正式开放。


此后,龙额乡场每逢阴历二、七集市交易,从不间断。今年四月十一日,正逢场期,记者来到乡场。看见场上除了外地商贩带来的百货、成衣等商品外,当地附近侗族农民带来的蔬菜、鸡鸭蛋、农具也不少,而且当街摆开,讨价还价,应付裕如。记者曾问及两个卖蕨菜的侗家姑娘,蕨菜怎么卖?”“一角令三仰(一角钱三把)。我举起四把,她们马上说:贯贝,炯了(不卖,多了)讲价时,充满着商品所有者的豪迈感情。工商所副所长韦家林高兴地对记者说现在这里的侗家人慢慢地学会做生意了,有的人生意还做到广西柳州。他说,龙额村的侗族农民石国强,办了执照后,同柳州的味精厂、糖厂签订木薯购销合同,只经营一年多,就收入二千多元,修了大房子哩!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 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 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 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⑦ 天柱县白市镇:从兴趣到产业,致富能手编织养殖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⑧ 锦屏县令冲村:完善基础设施 点亮“无障碍”生活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⑨ 锦屏县乌坡村:“两不愁 三保障” 滋养群众好日子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⑩ 黎平县龙额镇:返乡侗族青年的创业之路和乡土记录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