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⑫ 黎平县滚大村:海拔最低处 种下致富树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5-11 19:38


来黎平几日,见识了不少当地独有的食物:名声在外的“黑暗料理”牛瘪,生猛咸鲜的腌鱼、腌肉,还有当地人几乎一天三顿都要吃的油茶,作为美食爱好者,我除了对牛瘪无法接受之外,其他的都一一尝过,尤其是对油茶念念不忘。


虽然名字里有“茶”,却与茶清新淡雅的气质几乎相反,油茶更像是一种足以果腹的食物,冒着热气,更接地气。盛一碗加盐煮好的老树茶汤,几勺油炸米花和数十粒油炸花生放入汤里,碗中便浮出细细的油星子。筷子轻轻搅拌,趁米花还未完全泡软时悉数送入口中,米花吸收了减淡了茶汤的苦涩,混合着盐的咸味和米花的甜,加上花生酥脆的口感,小小一碗便能品出生活滋味。


滚大村也是中国传统古村落


“有的老人年纪大了,就算不吃饭一天也要吃好几碗油茶。”地坪镇政府负责宣传工作的陈家华如此介绍油茶,听起来有些夸张,却也说出了油茶在当地人心中的地位。


当然,此行并非单单为了品尝美食,而是想对黎平县油茶产业的发展情况一探究竟。


油茶籽


油茶树浑身都是宝,有很高的经济价值,茶籽所榨出的油营养丰富,是优质食用油,经过精良包装的茶树油零售价可达上百元一斤。黎平县是贵州油茶主要产区之一,已被列为国家油茶发展重点县,无论是种植面积还是产量都在黔东南州和全省中位居前列。今年3月,黎平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作为县里传统优势产业和特色主导产业之一的油茶在其中起到了大作用。


我们所到的地坪镇是贵州海拔最低的地方,这里虽然不是黎平县油茶产业最主要的基地,但这个产业却为当地带来了跨越式的改变。


滚大村漫山种满油茶树


地坪镇与广西省三江县的同乐、良口、洋溪、富禄等乡(镇)相连,因地处偏远、耕地分布较散等复杂因素,下辖20个行政村中之有3个是非贫困村,我们此行所去的滚大村,就有235户1039人建档立卡。不过在2018年时,全村就已在省内实现脱贫出列目标,除了外出务工、经商和传统的芦笙制作外,2200余亩的油茶种植面积也为当地人脱贫贡献了巨大力量,2018年正式成立的黎平众联强中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以生产加工农特产品茶油为主,由县残联和县红十字会分别帮扶25名残疾户和235户贫困户入股,2019年年底,已实现残疾户每户500元、贫困户每户100元的分红目标。


180平方米,对于油茶加工而言并不算大,但滚大村的这个扶贫车间里却是“五脏俱全”,脱壳、炒制、压榨、过滤等设备一应俱全,好几个保存原油的大陶罐装得满满当当,用沉重的木板盖得严实,也有1公斤、2.5公斤、5公斤、10公斤不同包装的成品油可供销售。


滚大村村主任滚书财带头成立的黎平众联强中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


“现在我们不愁销路,贵州、广西都有厂家来大量收购我们的油,今年洪州镇大山茶厂也和我们签了合作协议。”滚大村村主任、合作社负责人滚书财翻出与茶厂签的合同给我看,这份合同大概能给他们带来20多万元的收入。


“我们的油大概卖到110元至120元一公斤,人家大厂收去加工,做精美包装,或者加工成化妆品,那价格是要翻几倍的。”滚书财语气里流露出一丝羡慕,但他又很快自豪地说:“不过我们生产的油是黎平特产的小果油茶,不饱和脂肪酸含量达93.5%,品质是全国第一的!”


茶油为滚大村带来可观收入


滚大村背后的弄相山,是这些茶树油的主要种植地,苗家人称其为“务老”,意思是古老的山林。闭塞的交通和陡峭的高山曾是滚大村深陷贫困的主要原因,但也是这片原生型天然山林得以完好保存的原因。


离开时,我加了滚书财的微信,他的微信名是滚大村弄相山古树山茶油,微信头像是一款成品油的外包装设计,上面还留有合作社的地址和联系电话,可见他随时随地都在不遗余力地为这全村的产业“带货”。在路过一片油茶林时,陈家华告诉了我一些关于滚书财的事,他2014年被选为村主任,一直带着村民们积极投入到新农村和主导产业的建设中,从水、电、路、网、通讯全配套的逐一实现,到成立合作社,带动贫困户和残疾人一起干,7年来付出的心血外人无法想象。


滚大村村主任滚书财


听说只有自然掉落在地上的成熟茶籽才是提炼茶油最优质的原料,所以茶籽采集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过程,农户必须长时间弯着腰在地面上搜寻,将这些茶籽一粒一粒捡入篮子里,每捡一粒,那个装原油的大陶罐里就能多几滴油,如此想来,即便累弯了腰,看着油罐被装满,那内心也是充盈的吧。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赊拿吃占何其多?!——黔边各地侵犯专业户利益问题值得重视》刊于1985年9月28日《贵州日报》1版



赊拿吃占何其多?!

——黔边各地侵犯专业户利益问题值得重视


刘庆鹰


前不久的一天晚上,我正在黔边某县招待所写稿,突然从门外走进两个农民,问我:政府对专业户的政策变没有变?我说: “当然没有变。” “那为什么硬要叫我们捐?不捐就不行呢?”我问:“谁叫你们捐?”他们回答:“要你下去调查调查就清楚了,要钱的多得很,专业户的日子不好过。”……


他们走后,我想了许多。在黔边,我接触了不少专业户,几乎都流露出怕政策变的顾虑。应该说这种顾虑是没有必要的,可它为什么又客观存在着呢?这主要是我们有的领导机关、有的业务部门和一些同志执行政策时失之偏颇。


根据我在黔边的一些见闻,当前农村中有个不好的倾向是利用职权、 巧立名目向专业户借、赊、拿、吃、占,有的还在专业户办的经济联合体中强行安插人员,等等。专业户若不顺其意便遭到刁难、报复;至于借为公家办事为由,向专业户伸手的就更多了。我亲耳所闻,黔边有个派出所要某专业户出钱为该所买工具,美其名曰我们保护了你们的利益,你们应该支持我们的工作。诸如此类的 大户、乱摊乱派,甚至敲诈、勒索专业户的行为,有损于党在群众中的威信,给专业户带来许多困难,影响了专业户和其他农民勤劳奔富的积极性,是不能任其下去的。


农村中各种各样的专业户,带头勤劳致富,带头发展商品生产,带头改进生产技术,带头调整产业结构,是农村发展中的新生事物,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我们应当给以充分肯定、积极扶持、认真引导放手让其发展,不允许任何单位和人以任何借口侵犯他们的合法权益。值得注意的是,当前这方面的工作在一些地方比较明显地放松了,这些地方的专业户怎能不身背包袱、心存疑虑、甚至忧心忡忡呢?


写到这里, 我想到在黔边某地采访时,有个专业户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县、区、乡领导和记者同他照张相。我们合影后,他特别高兴,说你们都和我照了相,这下我可吃了定心丸了。此事虽小却发人深思。诚然,县、区、乡的领导和有关同志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都去和专业户照相才算是支持,但却很有必要也完全应该时时牢记我们党对专业户的政策,时时想到自己应尽的支持专业户发展商品生产的责任;满腔热情、不失时机地给专户送去温暖,一如既往,旗帜鲜明地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 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 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 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⑦ 天柱县白市镇:从兴趣到产业,致富能手编织养殖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⑧ 锦屏县令冲村:完善基础设施 点亮“无障碍”生活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⑨ 锦屏县乌坡村:“两不愁 三保障” 滋养群众好日子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⑩ 黎平县龙额镇:返乡侗族青年的创业之路和乡土记录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⑪ 黎平县龙额镇:两代人共守乡土文化 多形式传承侗乡民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