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⑬ 黎平县培利寨:山上有个“芦笙寨” 专业比响200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5-12 21:25


培利寨的年轻人大多数都出去打工了,大山之外的更多机会与选择,让他们不用过早定义自己的未来。但29岁的石先成不同,他10多岁就出去看过了这花花世界,如今已回乡10年整。石先成家名声在外的芦笙制作技术,似乎表明他是那种“如果在外创业失败,就只能回家继承家业”的人,实际上并非如此,毕竟跟着父亲石成汤学了10年的芦笙制作,到现在父亲依然认为他没能出师。


不是缺乏天赋,而是芦笙制作这种技术活儿实在太考验功力。


石先成


每天早上,石先成吃过早饭就钻到屋后成堆的木材和竹子中间,做笙斗、笙管是他春夏之间最主要的工作。笙斗用质地松软的杉木等木材制作,把制成纺锤形的毛胚料一剖为二,掏挖内膛后,待装入笙管再合起来,笙管、吹管选用冬至到春分之间砍下的竹子制作,需细细打磨。一个上好的芦笙经过刮、削、通、打、捶、夹、钻等20多道复杂工序才能制作完成。


在石先成家里一个靠窗的小工作台上,摆满了十几二十个旧铁皮罐,每个罐子上都贴着一个小标签,每个标签上都写着一串数字,代表着优质芦笙的“秘籍”。不同型号的簧片放在对应的铁皮罐里,每种型号都对应着不同的音色,制作簧片就是石先成10年来也未能出师的最大难关。


罐子里装了不同型号的簧片


簧片装在每支笙管里,通过气流对簧片产生的震动,从而产生变化多端的音乐。一个芦笙吹奏出来的音乐是否响亮,取决于簧片的切割是否精密,以及表面上打磨的细纹是否够细够准,其他大部分的制作环节都可以用机器取代,甚至簧片的切割也能用激光实现,但细纹的打磨只有人为制作才是最精准的。


把一块簧片放在耳边轻轻弹动数次,又用铁凿在表面划动,接着再放到耳边弹动,再用铁凿加工,如此反复,整个过程凝神静气,从不多言。这是石先成从小看爷爷石故汤和爸爸石成汤制作芦笙过程中最神秘的环节。


打磨簧片是最难的环节


簧片一旦装入笙管就没有翻工的机会,所以只能靠这种方式来判断簧片打磨得是否合格,这种听音辨质的本事没有10多年以上的修炼是无法掌握的。石先成的爷爷从小制作芦笙,是培利寨芦笙制作三大元老之一,他的技艺远近闻名;石先成的父亲接过父辈手艺,潜心制作30多年,也因此扬名,到了石先成这儿,“芦笙秘籍”的传承者便成了他的最大目标。


培利寨是地坪镇滚大村的一个自然村寨,滚大村在2012年时被列入第一批中国传统古村落名录,而培利寨则是“传统中的传统”。芦笙制作在这里已有200多年历史,最初只是满足苗寨节庆需要,2012年后,随着村寨之间交流变多,各村轮番坐庄,组织起“芦笙比响赛”,对音色亮、音准好的优质芦笙需求越来越大,培利寨也逐渐兴起了芦笙的生意。


石先成家里的墙上挂满锦旗


石先成从小就对父亲和爷爷制作芦笙的过程充满兴趣,小时候父亲给他做了一个小芦笙,他便兴高采烈地叫上伙伴们跑到山上吹,响声震彻山谷。如今做着芦笙,回忆里有一个场景时常鼓励着他——广西红水乡良陇村的村民们挑着猪、吹着芦笙来到他家,把一面鲜红的锦旗递到父亲手上,一番感谢后就是盛大的筵席,热闹的氛围引来不少人家羡慕。从那以后,从广西、从江、榕江等周边各地的村寨来的客户络绎不绝。“这是真正的一鸣惊人。”他总这样想。


芦笙的比试就像是大山版的音乐Battle,各村组织擂台,演出队登台演奏,评委需站在遥远的山头上听,哪个村的芦笙演奏更响,谁就是赢家,比赛的名字也取做“芦笙比响大赛”。石先成家的芦笙吹起来最响,前来购买、感谢的客户踏破他家门槛。


石先成家每年都会接到很多订单,供不应求


石先成家今年又推掉了几个村的订单。虽然成立了地坪镇滚大村比响芦笙专业合作社,但他们家一年最多也只能做1400把,除了制作,还需要预留时间给客户们提供“售后服务”,哪个村的芦笙坏了,他们得去帮忙修理。


因为需要一次性大量出货,制作过程需耗时大半年,春天收购做芦笙的主要原料,接下来便是笙斗、笙管、供名管和簧片的打磨,最后需赶在苗家盛大节庆之前组装完成、交货。无论大小,他家芦笙都卖400元一把,销路稳定,让石先成父子安下心来钻营手艺,一年的收入让一家人生活富足,还能为寨里的贫困户提供工作机会。


培利寨如今已是远近闻名的芦笙寨


石先成必须抓紧时间把簧片的打磨技术研究透。寨里的三大元老代表着上一个时代的手艺巅峰,看着几位老师傅家里客户越来越多,人们也嗅到了其中“商机”,学着制作芦笙的人家越来越多。近几年他的紧迫感更加强烈,黎平县地坪镇滚大村比响芦笙专业合作社成立,此外还有8个芦笙加工厂,家家户户都制作芦笙,培利寨也成了声名远播的“芦笙寨”。听说如今寨子年创收已有400多万元,村里修起了新的寨门,入口处就是一个大停车场,还有一个芦笙手工艺生态博物馆,一切都像是为了更大的生意在做准备。市场大,竞争也大,机遇与挑战并存,让石先成感到紧张。


埋头苦干直到晌午,石先成从屋后的木材堆里钻出来,几个生面孔坐在家中,正对着墙上的锦旗拍照,这些锦旗都是买了他家芦笙的村寨比赛得奖后反馈的礼物,他也不记得到底有多少面,总之两层楼的墙面几乎都挂满了。只会说苗语的母亲热情地端出炒蕨菜、煮小白菜和油茶,竟然还开坛取了腌猪肉——这是苗家招待贵客的珍品,他们又取了蓝莓酒——这也是某个获奖的村寨送来的礼物,大家吃着油茶聊着天,家里一如既往的热闹。


看了一会儿这番热闹,石先成又钻进了那堆木料和竹竿中间,回乡10年,寨子变化太大,他要快点“一鸣惊人”。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修了断头路 富了山里人——黎平修通与湖南连结的断头路,其经济效益以百万计》刊于1985年5月5日《贵州日报》1版



修了断头路 富了山里人

黎平修通与湖南连结的断头路,其经济效益以百万计


蒙应富


是一条不平常的路 ……


五十年前,青石板上走过红军的千军万马。


五十年后,石板路变成了宽敞的大马路,路上车辆如流。


这就是一九七七年修通/已经投入使用的黎平洛团至湖南界牌的断头公路。这十一公里的断头路修通,不仅打开了黎平的东大门,沟通了黎平与湖广一带的经济联系, 而且使公路沿线的群众大得益处,成为黎平人民有口皆碑便民路富民路。在这方面,感受最深、受益最大的莫过于潭溪乡的猫耳塘和中黄乡秋团村的群众了。 四月十三日,记者来到潭溪乡采访,听到了不少生动感人的事例。猫耳塘村地处山区,人多地少,一百多户人家长期以来吃粮靠救济、花钱靠贷款,日子过得很艰难。 山区资源丰富,可是没有公路,木材运不出去,香菇、木耳等山珍的购销也不旺。自从这条断头公路修通,加上有党的富民政策,猫耳塘村的群众皆大欢喜。过去只能给国家提供百来立方米木材,现在路通了就可以达到六、七百、上千立方米了。更为有趣的是,路一通,猫耳塘村很快掀起了一股广州热。一九八三年以来,跑广州、做生意的群众多达四、五十人。芳天榜村民组只有九户人家,跑广州做生意的就有三户。农民石开光曾四次到广州,仅去年九至十二月,就去了三次,每次带一、二百斤香菇去卖,收入洋洋可观。现在他们凑钱二万元,把高压线拉上乌龙山,家家安上了电灯, 还买了一台电视机,现代物质文明开始深入偏僻山寨。中黄乡秋团村还出现了一批跑广州、做生意的女强人。这个村一共八十八户,去广州卖香菇、木耳的大嫂子、大姑娘就多达四十多人。秋团第二村民组杨祝梅,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一九八三年以来,跑广州不下十次,每次带五、六十斤香菇去卖,现在家里吃穿不愁,日子过得挺舒坦。吴发祥、吴发林两家的姑娘,大的十九岁,小的十八岁,年年带香菇跑广州,现在烫了发、穿高跟鞋, 打扮很气派。当年曾同红军一锅吃过饭的原潭溪乡党委副记石开炳说:“这真是修了断头路,富了山里人啊!”


断头公路一通车,黎平物资全由湖南靖县进出,比绕道凯里减少一百八十多公里,给黎平县带来的经济效益当以百万计。但目前有的问题亟待解决,一是路面太差。当地要求加拨养路费或改群养为道养。二是路面要拓宽。据统计,这条公路一昼夜通过的车辆综合平均达三百九十八辆,公路拓宽势在必行。 三是调进黎平的物资,还有舍近求远的现象,每年调进的几千吨汽、柴油,现仍经由凯里转运。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 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 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 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⑦ 天柱县白市镇:从兴趣到产业,致富能手编织养殖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⑧ 锦屏县令冲村:完善基础设施 点亮“无障碍”生活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⑨ 锦屏县乌坡村:“两不愁 三保障” 滋养群众好日子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⑩ 黎平县龙额镇:返乡侗族青年的创业之路和乡土记录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⑪ 黎平县龙额镇:两代人共守乡土文化 多形式传承侗乡民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⑫ 黎平县滚大村:海拔最低处 种下致富树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