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⑭ 从江县乌英苗寨:一个苗寨 两省共管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5-13 22:40


“建筑风格一样,说话口音一样,穿的衣服也一样,你要想知道这寨里谁是贵州人,谁是广西人,只能去看他们的户口本。”行驶在山间公路上,从江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融媒体中心主任吴德军向我们介绍此行目的地,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趣事, “读初中的时候,从我家大塘村去那里走亲戚要花2天时间,包好饭团在路上充饥,中途还要在令里村歇一晚,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令里村杀了头猪,我们几个人一人抬一条腿,带着整头猪,一早出发,走到晚上6点才到。”


他的描述让这个地方更显神秘——


进入南岑村前见到的梯田


坐落在苗山深坳,地处于黔桂交界,140户村民,40户贵州籍,属从江县翠里乡南岑村,100户属广西,属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党鸠村。公路未通时,进出寨子只能靠双脚,2000年开始通电、通水,信号覆盖后,苗寨现代文明的气息才越发浓厚起来。此地叫乌英苗寨,这个苗寨已有200多年历史,外界对它最初的了解就是:“一寨两省,百户同心”。


到达南岑村,村支书韦永财和几个村民正在准备几十个人的午饭,今天州里有人来村里挂牌督战,定点帮扶的州检察院也在村里入户排查,贵州省脱贫攻坚“冲刺90天打赢歼灭战”正如火如荼。作为曾经的深度贫困村,250户村民有150户都是贫困户,2019年142户脱贫正式出列,但防止返贫、帮助尚未脱贫的几户顺利脱贫,仍是眼下的重头工作。


村支书韦永财


从2006年开始当村干部起,直至2017年,韦永财每次去乌英苗寨都要走一个半小时左右的山路,后来有了一条跨省通村路,需穿越贵州境内令里壮寨、高猫苗寨,经广西境内党鸠苗寨,再折回乌棍坡顶,沿着曲折且不到四米见宽的通村水泥路继续前行,同样要耗费一个半小时,不过可以用车代步,省了不少力。如今,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走上了一条2019年刚修好的新公路,全程只需10多分钟。


一路曲折,终于见到乌英苗寨的“真面目”。


乌英苗寨


被群山紧紧抱在怀中的苗寨,清澈见底的溪流穿寨而过,茂密的树荫庇护着这里的村民,寨里保留着大量吊脚楼,年纪较大的妇女依然习惯穿着苗族服饰。在寨子入口处,一栋崭新的房子特别抓人眼球,门口牌子上写着“中国共产党黔桂两省(区)乌英屯联合支部委员会”。


在联合支部里,我终于听到了完整的乌英“传说”。


清朝末年,为躲避战乱,梁、吴、蒲三个姓氏的家族从广西迁入此地,而潘、韦两个姓氏的贵州人也选中同一片地方,在此安居拓土后,代代繁衍至今。虽说来自不同省,但都为同一个少数民族,生活习惯并无冲突,邻里之间也和睦友好,唯一没有统一的就是省籍。


苗寨中老房子


当时,两省村民都在各自的户籍地拥有土地,如果加入其他省籍,就意味着可能要放弃原有的土地,当然没人愿意如此,便各自向自己的户籍地缴税,两省人共居一寨的传统就此延续至今,村民之间并未因省籍问题发生冲突。


时代车轮滚滚向前,因地处偏远,路又不通,这个苗寨一直没能跟上发展的步伐,耕地、林地资源数量很少,自给自足都几乎无法实现,还需向外要救济粮,此地的贫困始终牵动着黔桂两地分属行政村村干部们的心。


一直以来,两地出台什么好政策,双方都积极分享。2007年贵州已实现村村通电,此前电线就已搭进了乌英苗寨;2011年,广西实施引水工程,乌英苗寨的村民们便再也不用去古井里挑水,就连寨里唯一的小学进行改造时,也是由广西负责校舍修建,贵州负责出土地和修建篮球场。


中国共产党黔桂两省(区)乌英屯联合支部委员会


这些工作的协调当然无法由村民自己完成,他们负责的部分是出工出力,帮忙一起建设,而申请政策、协调资金等工作,则主要由贵州从江县、南岑村,以及广西融水县、党鸠村的各级党员干部开展。


既然大家分工合作,配合良好,何不干脆共建一个党支部,两省党员拧成一股绳,架起一个双方畅通交流的桥梁,共同办更多的实事?2017年,由从江县委组织部和融水县委组织部牵头,中国共产党黔桂两省(区)乌英屯联合支部委员会正式成立。


2008年入党的韦永财对筹建联合支部委员会的日子记忆犹新:“寨里有13位党员,广西有9位,贵州有4位。我们组织村民们开群众会,大家共同表决是否同意成立联合党支部,没有一人反对或弃权。又按照比例选出联合支委班子成员广西3人,贵州2人,同样没人反对、弃权。”


苗寨一景


联合党支部成立后,寨里的村民们有事就来支部找委员解决,两省支委共同商议,共谋发展。公路修通了,入户路步道硬化了,寨子里的村民们用上了水和电,教育也得到保障,寨子里走出了好几名大学生。


成立了联合党支部,完善基础设施还远远不够,想要带领群众脱贫,产业才是抓手。2017年年底,联合党支部为寨里引进了百香果种植项目,然而水土和技术问题却难倒了乌英人,种下的百香果第二年全部死掉,但他们并未被眼前的失败击倒,而是继续寻找其他项目。


2019年,广西带来木耳种植技术,贵州5万棒,广西5万棒,寨里的村民们又投入到木耳种植的产业中。功夫不负有心人,2019年10月,第一批木耳成功出产,终于为乌英苗寨带来了丰厚收入。截至目前,乌英苗寨只有4户尚未脱贫。


站在大山之外,乌英苗寨是个仿若世外桃源的神秘之地,走进苗寨之中,才知这里并非如外界所想象的那样,因两省共居而导致冲突不断。乌英苗寨对“和谐”一词的诠释或有两种,一是传承自中华优秀传统的天人合一精神,二是在党建工作中体现出的中国之治的优势。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路,毁林路?黄金路!》刊于1985年5月24日《贵州日报》1版



路,毁林路?黄金路!


蒙应富


记者在边界林区采访,听到不少关于的议论。有人说,路一通,山就 公路哪里,哪里的树子就遭殃,路是毁林路。主张少修、或不修林区路。但也有人认为,通往大山深处的路,幸福路黄金路。不仅可以解除山区人民肩挑背扛之苦,而且可以搞活当地经济,希望多修、快修林区路。两种观点针锋相对,莫衷一是。


今年四月,记者到从江县后,对县城丙妹至加鸠的公路进行了考察。公路全长一百一十六公里,是当年县里实行民办公助修建起来的。汽车载着我们在飘带式的公路上驰行,时而被托上蓝天,时而被带入谷底,有如大海行船。可见当年修建这条公路时,任务何等艰巨在区里,我们同干部、群众座谈路的问题,很受启发。加鸠区共辖五个乡,全都散布在月亮山的崇山峻岭之中。多少年来,这里的苗族人民都处于与世隔绝状态。通车前,救济粮、回销粮,要到二百四十多里外都增冲、信地去挑日常必需品,派人到下江等地去挑, 也要五、六天的时间。至于木材出山,沿小河运到收购站,则要整整四十二天他们尝够了山区没路的苦头,认识到山区没有路,群众难得富要得山中宝,先把路修好。所以,一九七零年,县里动员民工上路的时候,加鸠全区二万多劳力纷纷上阵,花了数十万个工也在所不惜,直到通车为止。


一九七五年,县城至加鸠的公路全线通车,山区经济逐渐活跃起来,这里的人民步入了新的天地。据统计,一九八四年区供销社购进总额为二十三万四千九百多元,其中农副土特产品十万五千多元,是通车前一九七四年的五点五倍销售总额七十七万六千六百多元,是一九七四年的二点四倍。从一九八零年起,大批木材开始由汽车直接调运。全区先后调出一万零一百多立方米。加鸠一个乡, 调出木材的收入(按当时价)为五十五万二千三百多元,人均一百三十八元。过去弃置山上的杉木, 变成了黄金条”;资源丰富的农副土特产品,变成了热门货


公路,抬高了林木的身价,山里人就倍加珍爱林木。这就是加鸠乡成为从江县造林冠军乡的重要原因。全乡从一九八零年到现在,人工造林已达一万五千三百多亩,飞播造林一万二千多亩。公路,还抬高了林副产品之一的香菇的身价。今年二月,加牙乡加叶村苗族农民韦老贵,卖香的收入就有八百五十多元。这个村香菇收入上千元的就有二十多户。难怪区委书记王志荣说:“通向山区的路,条条是黄金路。这样的路多修几条就好了。


从江县一共五十个乡镇,还有二十八个未通公路。即使已经修通的公路,也还需要加以改造。目前宰便加鸠不班车,货车也经常受阻,山区人民仍感行路难。倘若乡通公路,把与广西连接的断头路也修好,那么整个山区经济就全盘皆活了。山区人民应该展劲修路,也希望上级有关部门,关心边沿县的交通建设,帮助山区人民快修黄金路,修好黄金路。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 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 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 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⑦ 天柱县白市镇:从兴趣到产业,致富能手编织养殖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⑧ 锦屏县令冲村:完善基础设施 点亮“无障碍”生活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⑨ 锦屏县乌坡村:“两不愁 三保障” 滋养群众好日子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⑩ 黎平县龙额镇:返乡侗族青年的创业之路和乡土记录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⑪ 黎平县龙额镇:两代人共守乡土文化 多形式传承侗乡民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⑫ 黎平县滚大村:海拔最低处 种下致富树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⑬ 黎平县培利寨:山上有个“芦笙寨” 专业比响200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