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⑮ 从江县乌英苗寨:深山里,传来朗朗书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5-14 21:54


一旦有了路,这深山里的乌英苗寨就有了挣脱贫困桎梏的可能,但在这历史悠久的寨子里,还有一条看不见的“路”,它专为孩子铺就,两三个“养路人”的坚守,将一代代人护送出山,这是一条改变命运的“教育之路”。


南岑村人吴士生今年58岁,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他胸前总挂着一支小哨子,哨声一响,操场上的欢笑声就被教室里的朗读声取代,这哨子就是寨子里唯一一所小学的“上课铃”。


乌英苗寨唯一一所小学


这是一所很小的小学,总共只有三间教室,其中一间还兼顾了食堂的功能,学校只有学前班和一、二年级,一个年级一个班,一个班里的学生只有10个左右;这也是一所很“大”的学校,“大”到需要两块牌子才能说清它的性质,一块是“从江县翠里瑶族壮族乡乌英教学点”,另一块是“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乌英教学点”。这所两省共建的初级小学从未停办过,乌英苗寨适龄儿童入学率也一直是100%,其办学历史可追溯到1957年。


吴士生刚被调到乌英教学点时,很想为这个独特的小学写篇文章记录它的历史,不过一开始投入工作就再也抽不开身。学校只有2个老师,另一个是广西人,他们一人“承包”一个班,由于苗寨适龄儿童不是每年都有,近几年来都是隔一年招生一次,凑满10个学生就开课,学生入学也不按省级分班,吴士生“包”的班就用贵州教材,学生参加的也是贵州的统一考试,广西老师“包”的班则按广西教育系统的规矩来。


吴士生在从江县翠里乡当乡村教师30多年,最初是在老家南岑村,10多年后又调往另一个村,7年前被安排到乌英教学点。虽说在这里工作不算久,但他对乌英苗寨却非常熟悉,他的家安在这里,妻子是广西人,他们也是寨子里唯一一户两省结合的家庭。


乡村教师吴士生


“虽然寨子不大,交通、经济也比较落后,但这里从来没有放弃过教育。”当地对教育的重视让吴士生十分骄傲。1957年前未建教学点前,有梁姓家族开设私塾,解放后,有一个贵州的地质队在此驻扎过,地质队离开后,苗寨里的人就在他们驻扎的地方正式成立了教学点。虽说成立了教学点,但仍没有固定的教学场所,在寨子里的古树下、在吊脚楼的一层、在村民闲置的牛栏里,处处都成了孩子们上课的地方,晚上还开“夜校”,为村民们“扫盲”。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1968年,村民们商议干脆共建一个木屋,孩子们也有一个遮阳避雨的地方安心学习,自此便有了乌英教学点的雏形。时间又过了10多年,贵州的村民在现在教学点的位置建了一个谷仓,多年后被广西融水县教育局买了下来,改造为当时的教学楼,地皮是贵州的,建校的资金是广西的,这个教学点便有了2个名字。时间到了2013年,用同样的合作方式,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新教学楼和食堂建成,后来还有爱心企业为孩子们提供了大量捐赠,换了新的课桌,还增加了电脑等设备,教学条件更加完善。


一间不算大的教室里,讲台上摆满数学、语文等科目的课本,还有几盒水彩笔,“硬件设施是越来越好了,不过教学质量还有待提升,我们一共两个老师,开的课程除了语文、数学,还有音乐、美术、体育等副科。”吴士生说,不仅进入课堂的孩子很珍惜读书机会,寨里两名身有残疾的孩子也没有被落下,上完课后,两位乡村老师还要到残疾儿童家里为他们提供上门教学,“上门教学主要是提供关怀和帮助康复,让他们树立对生活的信心。”


讲台上整齐摆放着各类教材


在寨里的联合党支部门口,一个蓝色的标示上写着“学习说好普通话”,下面还有对应的苗语翻译,在教室黑板的左上角,写了一排整齐标准的拼音字母,如今苗寨与外界的连接越发紧密,学习语言是孩子们的首要功课。


吴士生教苗族学生有他一套方法,第一年采用“双语教学”,普通话讲一遍,苗语再解释一遍,结合拼音的学习,以及平时通过看电视等途径,孩子们第二年就能完全听懂,并流利使用普通话。


读完三年级后,孩子们也具备一定的自理能力,便到就近的村寨读完小,再进乡里或镇上读初中……


“现在这个小小苗寨已培养出10多个大学生了,我就要退休了,到时候肯定还会有新的老师被调过来。”受疫情影响,学校迟迟没有开课,吴士生有点想孩子们了。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加鸠学校的喜与愁》刊于1985年5月18日《贵州日报》1版



加鸠学校的喜与愁


蒙应富


月亮山区处于黔桂接壤的边界。这里,有一所深受苗族人民喜爱的学校——从江县加鸠民族学校。


这所民族学校,是一九八二年恢复的,设有小学、初中两个部。在校就读的学生二百八十五人,其中苗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占97.4%。学校能有这么多学生,不知溶进了老师们多少心血很多学生都是老师一个一个上门来的。民族学校恢复后,努力改善学生的学习环境和学习条件,对外乡及加鸠区所在地以外的本校学生,一律给予食宿方便。每个农民孩子每月发给八至十元伙食费,家有工资收入的一个月也给三、五元伙食补助。同时发给被子、蚊帐、床单等生活用品,一人一年一套单衣、一双球鞋缺棉衣的,还给棉衣 过冬等等。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校因而得以巩固和发展。据统计,全区学生入学率已由一九八一至一九八二年度的30.2%,上升到一九八四至一九八五年度的63.9%。加鸠民族校学生年巩固率一九八三至一九八四年度已达96%,超过全县平均数的8.4%在一九八四至一九八五年度第一学期全县统考中,加鸠民族学校六年级语文、数学人均单科及总分,都高于县城关小学。民族学校恢复以来,已为技校、中等师范学校以及本县民族中学输送学生二十五名,占毕业生总数的54.3%


过去认为文化与己无关的山里人,从近百里的加牙乡长牛村把孩子送来了; 从七十五里外的孔明乡龙早村也把孩子送来了。到校寄宿的各族学生有一百一十人。


严酷的事实是,月亮山区的苗族人民,对于文化需求并不很高。一般还是认为男孩长大撵牛下田,女孩长大纺纱织布,就算各尽天职了。这是入学率至今仍然很低的重要原因。特别是女孩上学的太少,全区三十八所学校,竟然有二十一所没有一个女生。学校的巩固率也很差, 能够升入更高一级学校的,属凤毛麟角之列。鉴于这种情况,不少老师希望在边远地区多办一些民族学校,而且要办好民族小学、民族中学、民族师专、民族职业学校、民族学院等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学校,形成一套完整的民族教育体系。他们认为,这样才能使民族教育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才能培养出一大批少数民族专业人才。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 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 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 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⑦ 天柱县白市镇:从兴趣到产业,致富能手编织养殖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⑧ 锦屏县令冲村:完善基础设施 点亮“无障碍”生活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⑨ 锦屏县乌坡村:“两不愁 三保障” 滋养群众好日子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⑩ 黎平县龙额镇:返乡侗族青年的创业之路和乡土记录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⑪ 黎平县龙额镇:两代人共守乡土文化 多形式传承侗乡民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⑫ 黎平县滚大村:海拔最低处 种下致富树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⑬ 黎平县培利寨:山上有个“芦笙寨” 专业比响200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⑭ 从江县乌英苗寨:一个苗寨 两省共管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