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⑰ 荔波县立化村:由“黑”变“绿” 产业转型换新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5-16 22:05


听说以前有个小镇被叫做荔波县的“小香港”。


白天,集镇上车水马龙,做生意、在矿厂工作、在街上闲逛的人汇聚于此,最多可达数万人;夜晚,整个小镇灯火辉煌,上千人涌入录像厅看当时最流行的电影,夜市的喧嚣混杂着食物的香味,繁华程度甚至超过县城。


此地名为立化,位于荔波县和广西环江县交界处,在许多地方公路都还没修通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立化乡就已通了火车,绿皮车呼啸而过,带走一车又一车满满当当的煤矿,留下一笔又一笔让人过上小康日子的财富。


立化村


这就是当年立化乡在荔波县内提前奔小康的原因。荔波县的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曾经是贵州煤炭的重要产区之一,而立化乡所在的地方可开采煤炭总量占了整个荔波县的三分之一,可谓是随便在山上挖个洞都能采出煤来,可想而知能够产生多大的经济价值。从上世纪70年代末起,立化乡就开始大力发展煤炭经济,到八九十年代时,立化乡产生的收入支撑着荔波经济的“半壁江山”,成了名副其实的“领跑者”,1991年实行“建并撤”,立化乡变为立化镇,城镇建设当然也是超前的现代化。


这个处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小镇,几乎具备了当时所有最“摩登”的符号。市场上流通着各类新奇玩意儿,孩子们用的学习用品花样百出,女人们身上穿着最新款的服饰,不少人家买了收音机,来自外界的各种声音通过电波传到小镇居民的耳朵里。当地人谈起家乡,脸上从不掩饰骄傲;外界的人谈论起立化镇,多少都带些羡慕的神色。


向大自然借的东西,总有一天要还,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后来也在立化应验。


富裕的煤矿资源吸引了大量开采者涌入立化,广西大型国企红茂矿务局在此设置茂兰矿区驻地,大大小小的煤窑也有上百个,全镇有80%的人都从事着与煤矿开采相关的工作。长达近20年间,城外处处都响彻着煤矿开采的隆隆声,城内则是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因煤矿开采而塌陷的田土、放肆砍伐树木后剩下的一片荒山、流进河里的黑色污水……与埋在地下的黑色“黄金”相比,这些都是人们愿意付出的代价。


立化移民新区航拍图 茂兰镇政府供图


满目疮痍,立化镇就像一个被吸干了血的老人,却无人听见他的呻吟。人们来了又去,带走大批财富,作为不可再生资源的煤矿,产量也日益下降,开采留下的伤疤刺痛着这片大地。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环保的呼声越来越响,关井压产的工作在全国各地展开,非法开采的小煤窑被严厉打击,“煤老板”们作鸟兽散,一时间大小煤窑全部取缔、关闭,到了2000年,只剩下几个煤厂。


曾经热闹的集市,渐渐变得冷清萧条,越来越多的矿工随着绿皮火车一去不回。时代的变革无人能挡,2002年,广西的红茂矿务局申请政策性破产,虽然有另一家企业来接手,但也挡不住煤炭产业的衰落。在不少人还没回过神时,曾经的小康生活跌落谷底,不少家庭因此返贫。


如果没有后来的转变,那这注定是个令人唏嘘的故事。


桉树林航拍图 茂兰镇政府供图


自然反噬人类的放肆入侵,人类也开始学会与自然和谐共处,向大地借了20年的飞速发展,立化人用种树来还。


虽然很多人在煤窑大量关闭后的3到5年中依然无法接受现实,不愿转变思维务农,转而选择外出打工,但在当地政府的引导之下,仍有一部分人开始有意识地种树,煤炭的黑色逐渐被绿色取代。松树生长缓慢,过去需10多年才可采伐,经过不断改良,如今立化种下的松树5至8年即可采伐;杉树利用范围极广,8至10年可采伐;作为造纸的绝佳材料,经济桉树的种植在当地最为广泛,如今已有数千亩,生长速度也极快,4至5年即可带来收益。


2000年后,每逢过年,在外打工的人们回到家乡,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种树苗、施肥、管理,就像为家里做一个几年内的短期投资,做完这些年也过完了,他们又回到浙江、广东等地继续打工,如此循环,探索出另一条生存模式,2005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更让当地人坚定地走上这条新路。


光秃秃的山渐渐披上了绿色的外衣,留在家乡的人们又回到地里,农田便也恢复了活力,虽然过去的繁华已烟消云散,就连那条每天响彻汽笛声的铁路也已荒废,但立化渐渐有了另一种属于泥土的、绿色的喧闹。


2014年,撤镇设村,立化又改变了行政属性,更名为立化村,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共220户817人,贫困发生率为38.23%,仅靠种树和外出务工也不足矣让当地人脱离贫困,农村产业革命的东风刮进立化村,更多种养殖产业为当地人带来收益,脱贫攻坚队入驻立化村,开展了大量工作。


桑苗育苗基地、三角梅花卉、蛋鸡养殖陆续进驻立化村,木材加工厂也开了起来,提升了经济林带来的收益,甚至还有专供国内外高端化妆品、药品等渠道的马蜂养殖产业。


立化村脱贫攻坚队队长何梦宾


韦开典是荔波县委宣传部副部长,5年转战3个村开展扶贫工作,擅长深度挖掘文化旅游资源;何梦宾是退伍军人,在黔南州生态环境局工作,做起事来雷厉风行,2019年7月底来到立化村任脱贫攻坚队队长。前者在立化村帮扶期间,争取资金建立了脱贫攻坚政策宣传广播系统、开展移民新村亮化工程,进行村庄环境整治、举行春节群众性文化活动等,后者作为立化村联系帮扶点单位黔南州生态环境局派出的队长,对村容村貌进行整顿改造。此外,他们还与广西联动,共同争取资金,于2019年7月正式启动开挖建设瑶寨至广西驯乐乡大吉村公路,打通两省交流的“最后一公里”,硬化过的公路如今已通车,广西段今年也将实现硬化。


带着这些故事,我走进立化村,沿途几栋废弃的红砖厂房还保留着当年一度繁荣的痕迹。当地人向我介绍立化村时都说,这大概是贵州乡村中少有的基础建设像乡镇一样好的村庄,不少钢筋水泥房都是上世纪遗留下来的产物,硬件设施在过去已打下不错的基础,如今只是做了更好的提升改造,变化并不算大,但从产业结构和生态环境来看,立化村的变化可谓翻天覆地。


从千疮百孔的“黑”,转变为漫山遍野的“绿”,这里的人们经历过经济发展的高潮,也跌入过产业萧条的低谷,改革必然经历阵痛,找对路子挺过去就能迎来蜕变。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工农结合 靠煤致富——茂兰面朝广西 向两广要钱大有成效》刊于1985年6月5日《贵州日报》1版



工农结合 靠煤致富

——茂兰面朝广西 向两广要钱大有成效


蒙应富


去年九月,省委负责同志到荔波县茂兰区考察,对茂兰的工农结合,靠煤致富的做法大加赞扬。明确提出:荔波要照茂兰的路子走,面朝广西,向两广要钱。时隔半年,记者来到这 里,所见所闻,叫人欣喜,叫人感奋。


茂兰位于黔南自治州南端,同广西环江紧紧相连,是布依、水、苗、瑶多民族杂居地区。过去这里一直吃粮靠救济,花钱靠贷款。一九七八年,全区粮食人均才三百来斤,日子过得挺不顺心。三中全会后,区委、区政府从实际情况出发,认真分析了茂兰贫穷的原因,一致认为,茂兰穷就穷在单一的粮食生产上。荔波县无烟煤藏量三亿吨,大多分布在茂兰区 。可是由于没有开发利用,茂兰人民只好端着金碗讨饭吃。其实,茂兰这块宝地早被广西察觉了 。从七十年代开始,他们就投资兴建了六十多公里铁路线,直接进山取。在茂兰境内开了三个矿,年产煤三十五万吨,获益非浅。茂兰为何不能叩开地下资源的大门,靠煤致富呢?!认识统一后, 区里决定走工农结合,靠煤致富的道路。他们成立了区社队企业办事处,并由办事处牵头在打油寨、甲界、吉王、水庆等点上办矿。一九八零年, 随着党的经济政策的进一 步落实,茂兰区的煤炭生产开始大上。四年来,外销广西无烟煤四十五万四千七 百多吨,收入一千零七十八万八千九百多元。去年,在有水快流思想的指导下区里实行国家集体个人一起上,全区小煤窑发展到二百七十多个,常年挖煤的劳力一千五百多人,农闲挖煤的劳力多达二千五百人。全年产煤十五万零三百一十多吨,收入四百三十五万九千二百多元,全区人均一百四十多元。上山挖煤最早的立化乡,形势更加喜人。去年产煤四万四千三百多吨,收入一百二十多万元,占全年工农业总产值的65%。尧民、洞湖两个专业村,万元户已达百分之40%


一业起,百业兴。煤炭生产的发展,力地促进了交通运输、电力和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这几年,区里以煤养煤,用挖煤收入投入扩大再生产和兴办公共事业的资金共七十一万七千一百元。修了小煤窑公路二十六公里,架高压线二十二点一公里,购置大型运输车辆八部,兴建小水电站九处。去年投资一百一十二万元,动工修建六 百四十千瓦的巴克电站一座。今年四月已经完工,正在验收阶段。待与三岔河电站的输电线路接通,即可供给瑶六、瑶庆等四个乡的照明、加工、排灌用电。此外,区里还办起了幼儿园、电影院 。看到这些变化,茂兰各族人民喜在眉头,笑在心,惬意极了。


可是,今年县里实行原煤统管后,与广西签订的合同没有按时按量落实到煤点,也不搞远近搭配。结果对方拉近不拉远,致使甲界至恒姑一线的原煤堆积如山,无法外运。一些驾驶员借机敲竹杠,农民叫苦不迭。记者来到现场,也深感忧虑。尽管如此,茂兰各族人民仍然决心从这里踩出一条远行的路,在致富的道路上高歌猛进。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 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 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 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⑦ 天柱县白市镇:从兴趣到产业,致富能手编织养殖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⑧ 锦屏县令冲村:完善基础设施 点亮“无障碍”生活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⑨ 锦屏县乌坡村:“两不愁 三保障” 滋养群众好日子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⑩ 黎平县龙额镇:返乡侗族青年的创业之路和乡土记录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⑪ 黎平县龙额镇:两代人共守乡土文化 多形式传承侗乡民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⑫ 黎平县滚大村:海拔最低处 种下致富树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⑬ 黎平县培利寨:山上有个“芦笙寨” 专业比响200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⑭ 从江县乌英苗寨:一个苗寨 两省共管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⑮ 从江县乌英苗寨:深山里,传来朗朗书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⑯ 荔波县洞塘乡:续红色精神 两代村支书有“先行”之勇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