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59)赤水市:从“杀不起年猪”到“买了个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7-10 22:40


王朝杰最近买了辆车,虽是二手的,只花了几千元钱,却也足以让人对他另眼相看,毕竟在几年前,他家已经连续很多年没有杀过年猪了。


王朝杰家住在两河口镇黎明村,就在著名景区赤水大瀑布背后的高山上,没有通村路的那些年,想去镇上只能靠一双脚,沿着大山弯弯绕绕徒步2小时才能到。穷,是多年来王朝杰一家最明显的标签。


在景区工作的王朝杰


母亲早逝,三个姐姐都已嫁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山顶上的老屋里就剩下他和妻儿以及久病的父亲,文化程度较低的王朝杰和妻子只能靠打零工维生。


好在背靠景区,有游客的地方就能找到挣钱的路子。村里有人隔三差五挑点新鲜蔬菜去卖,有人做点路边摊小吃给游客解馋,有手艺的人还会做点小工艺品去换钱,可王朝杰不会这些,唯独有一身力气,便和几个村民一起在通往大瀑布的山脚下帮游客抬滑竿。


摆渡车乘车点的扶贫就业岗


起步价100元,单程走快些30多分钟能到,一天下来倒是能挣到些钱,只是挂脖子上那条毛巾不知道会被汗水浸湿多少次,回到家里只想瘫在床上,连饭都不愿吃一口。这还只是旅游旺季时才能做的生意,若是到了淡季,便只能砍点竹子去卖,可山高路远,把竹子运到镇上都费劲,只好收拾东西出门去打零工,家里有生病的父亲,他们也不敢远走他乡,只能在镇上找活干,东一天西一天,挣到的钱勉强糊口。


和大多数贫困户一样,王朝杰从2014年开始感受到更多来自政府和社会的关怀,被精准识别为贫困户后,对口帮扶的干部隔三差五就来家里走访,把他家情况摸清了底,一开始也是常规的送米送油,鼓励他们在家搞点产业,可产业哪有这么容易搞?黎明村山高路远,公路又不通,生活仍未掀起什么波澜。


转折出现在2016年,他的结对帮扶干部李廷娟从市委办公室调到赤水旅发公司任党委副书记,工作的地方离王朝杰家更近了,彼此的关联也加深了一层。


通往大瀑布的小路


这年6月,赤水旅发公司增加大量扶贫岗位,王朝杰和妻子都成了旅游景区的工作人员,妻子负责在大瀑布脚下的小屋里售卖饮料、零食,同时为游客发放可回收的环保雨衣,而王朝杰则在停车场做调度员,并引导游客购票、有序乘坐观光车。


王朝杰褪下打零工时穿的破旧衣裳,把熨烫得服帖笔挺的白衬衫穿在身上,再小心翼翼地将工牌别在左胸的位置,照照镜子,仿佛换了个人。同样是在景区找活干,但现在他心里感到踏实许多,虽然抬滑竿一天能挣到更多,但收入总不稳定,如今成了旅游公司的一员,不用在外奔波,每月拿稳定的工资,两夫妻加起来也有不少。


不止是王朝杰,和他一样曾经在景区里游走的摊贩也找到了各自的位置。在景区入口的大道两旁,一间间小商铺一字排开,小餐馆里的腊猪脚、水豆花、各种竹笋让人垂涎欲滴,苕丝糖等土特产包装整齐摆在摊点上,还有手工艺品、小零食,品种齐全不带重样。听说景区内这些商铺都是优先提供给当地贫困户,其余的再进行招租,在游客乘坐摆渡车的“黄金地段”,还有扶贫就业岗,贫困户在那里的一排便利店里当起了售货员。大家不再“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甚至还学着说起了普通话,以招待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们。


景区入口道路旁的小商铺


生活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王朝杰家的改变还在继续。


在公司工作后不久,他接到一项特别的“任务”——搞好家庭卫生。公司的说法是,既然作为景区的员工,就要保持表里如一的良好形象,不仅在工作时间穿着整齐体面,在家里也要保持良好卫生习惯,这将作为员工考核标准之一长期执行。


过去夫妻两人忙于外出打工,对家里的脏乱习以为常,帮扶干部常来家里走访,帮忙添置了些新家具,可环境卫生还是老样子,现在打扫卫生也成了工作的一部分,王朝杰两口子不得不开始重视这个问题。


如今王朝杰不用再为游客抬滑杆上大瀑布


家里焕然一新,工作也步入正轨,王朝杰的生活可谓如鱼得水。转眼孩子已7岁多,到了上小学的年纪,过去骑电瓶车出行的王朝杰便计划买一辆二手车,方便平时送孩子到镇上上学,反正算下来也只要几千元,家里攒下的钱足够支付这笔开销。


在进入公司第一年的腊月二十七,他挨个儿打电话给公司的领导和同事,在打给帮扶干部李廷娟时热情邀请:“李书记,快来我家吃年猪饭!我家好几年都没杀年猪咯。”正在总公司开年会的李廷娟婉言谢绝,他又打了几次电话给她,非得要送一条猪腿过去。这条猪腿李婷娟仍然不肯收下,那天晚上她发了条朋友圈:“没想到今年邀请我吃第一顿年猪饭的人是我的贫困户。”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出川船队喜与愁——访贵州省轮船公司合江站刊于1985年7月18日《贵州日报》1版




出川船队喜与愁

——访贵州省轮船公司合江站


刘庆鹰


四川省合江县离赤水县五十多公里,是赤水河汇入长江的入口处,也是我省发展出川运输到前进基地。建在长江边的贵州省赤水轮船公司合江站,主要经营出川运输。全站有五艘拖轮,五支出川队,近年来为我省水运进入长江立下了汗马功劳,单去年就出川二十四个航次,运出数万吨原煤、竹木和其它农副土特产品,今年元至五月出川货运量又比去年同期显著增加。


最近的一天,我访问了合江站。站长兼党支部书记王志同遵义五〇三拖轮船长周学富、大副罗昌德等与我谈了许多情况,他们说,要写,就请写写我们的喜,也写写我们的愁吧。


他们,虽然常年工作在四川的土地上,虽然经常远离家门——几天、几十天在长江上闯荡,风里来、浪里去,又苦又累又单调,但每当谈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出川运输就非常兴奋,充满了自豪和喜悦。周学富、罗昌德说,有次在长江中游,由于别人误会,我们曾受到较大的委屈,船被无理扣下,等等,当时气得真想不干了,后来又觉得把我省水运打进长江,我们身居水运第一线的都不干谁来干,就顾全大局干了下来。王站长在旁插话说,我们这里还出了个省劳动模范,叫程福甲,是站里最老的船长,五十多岁了,还在长江上拼搏。有一回他所在的拖轮绑了九条驳船,整个船队长一百四十米、宽二十四米,在长江上占了三千三百六十平方米,象一个庞然大物。沿江的人看了都惊叹:贵州人真亡命!程船长说我们是亡命,但我们的亡命不是胡乱蛮干,而是胆大心细,不然怎能顺利通过最考验人的葛洲坝船闸?没有这种亡命精神怎能开拓前进?介绍到这里, 王站长很有感情地说,经常想着为贵州争口气,不去或少去计较个人得失,这大概是我们全站职工最高兴的事吧。


谈到愁,他们愁的主要就是效益不够高。因为出川船舶主要由运化肥的多余船舶组成,同长江中下游船舶比较,效率低、成本高、设备落后、技术不配套。还愁合江站在合江还没有固定港口,码头设施跟不上,信息不灵; 愁贵州出外物资定点销售少、固定货主少,造成卸货东一 堆西一点、这排队那排队,时间耽搁大愁长江沿线关卡多,对外联系、搞好协作光靠船队就难以胜任。


他们很少谈到本人和家庭的困难,但我知道困难是不少的,王站长就住在办公室兼卧室的一间小屋里。


临别,王站长对我说,去年省委朱厚泽书记亲临合江站指导工作,他拍着我的肩膀希望我们好好干,这给全站职工鼓了劲,一年来同志们尤其是第一线的职工确实是好好干的。现在也正因为想进一步干好,才着急,才向你谈了存在的问题。我们认为,我省船队要适应出川运输激烈的竞争局面,除了合江站和轮船公司自身不断努力外,还需上级和左邻右舍进一步重视和支持,大家一同来更好地撑起我省出川运输这个门面为贵州多争光。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 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 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 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⑦ 天柱县白市镇:从兴趣到产业,致富能手编织养殖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⑧ 锦屏县令冲村:完善基础设施 点亮“无障碍”生活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⑨ 锦屏县乌坡村:“两不愁 三保障” 滋养群众好日子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⑩ 黎平县龙额镇:返乡侗族青年的创业之路和乡土记录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⑪ 黎平县龙额镇:两代人共守乡土文化 多形式传承侗乡民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⑫ 黎平县滚大村:海拔最低处 种下致富树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⑬ 黎平县培利寨:山上有个“芦笙寨” 专业比响200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⑭ 从江县乌英苗寨:一个苗寨 两省共管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⑮ 从江县乌英苗寨:深山里,传来朗朗书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⑯ 荔波县洞塘乡:续红色精神 两代村支书有“先行”之勇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


新黔边行⑰ 荔波县立化村:由“黑”变“绿” 产业转型换新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


新黔边行⑱ 荔波县洞流村:转变思想 产业遍地开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⑲ 独山县麻尾镇:工业之外农业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⑳ 独山县南门村:甜蜜罗汉果开启何与开家致富路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㉑ 平塘县甲茶镇:天路!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㉒ 平塘县鼠场片区:水!水!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㉓ 平塘县克度镇:“天眼”之下,为星星让道的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㉔ 罗甸县桃园新村:人面桃花分外红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㉕ 玉屏自治县大湾村:云上村庄人归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㉖ 玉屏自治县县铁家溪村:高山密林藏有铁汉柔情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㉗ 碧江区滑石乡:“赔本”大米打了一场漂亮翻身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㉘ 碧江区云场坪镇:让因病致贫家庭重燃希望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㉙ 碧江区云场坪镇:湖南姑娘贵州媳妇杨霞的矿区乡愁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㉚ 松桃自治县迓驾镇:三省协作 “边城”蜕变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㉛ 松桃自治县迓驾镇:养殖带种植,奔富在路上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㉜ 毕节市鸡鸣三省村:94岁老人侯明扬的小人生与大历史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㉝ 毕节市鸡鸣三省村:一条寻常小路与一个不寻常的故事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㉞ 毕节市七星关区:跨越山海,挂职副区长袁旭挥动“荔湾节拍”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㉟ 赫章县哲庄镇:读书改变命运,贫困家庭走出4个大学生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㊱ 赫章县哲庄镇:阿穴村酒厂的前世今生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㊲ 威宁自治县沙田社区:乡间“艺术家”宋启雄与一个村庄的审美意识觉醒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㊳ 威宁自治县大寨社区:种花人张恩强的“花”样人生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㊴ 望谟县蔗香镇:红水河畔瓜果飘香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㊵ 望谟县蔗香镇:“寨老”刘享泰的水上“生意经”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㊶ 望谟县蔗香镇:3000亩青柠的承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㊷ 册亨县巧马镇:巧合图书馆来了个江西馆长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㊸ 册亨县巧马镇:一万村民下山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㊹ 册亨县巧马镇:老人和小孩的“后搬迁时代”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㊺ 安龙县万峰湖镇:渔民转产上岸,探绿色生态致富新路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㊻ 安龙县万峰湖镇:大户带小户,弹起“枇杷”曲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㊼ 安龙县万峰湖镇:在石缝里种“金条”的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㊽ 兴义市则戎镇:土芭蕉酿出洋酒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㊾ 桐梓县:“拼命三郎”令狐克文千方百计保农民工就业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㊿ 桐梓县:一个产销中心串联黔沪渝三大市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1) 桐梓县:“90后”全职妈妈变身天麻种植大户,助力乡村女性脱贫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2)桐梓县:“穷小子”闯世界拼出一片天,带回一家鞋厂反哺乡梓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3)习水县黔沿村:一位伟大的农村父亲,一视同仁把5个子女培养成大学生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4)习水县黔沿村:告别悬崖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5)仁怀市合马镇:从修车工到牧羊人,林峰的“中年大转折”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6)仁怀市合马镇:一变四,“急性子”支书破解产业单一困局有妙招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7)仁怀市合马镇:赤水河上摆渡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8)赤水市:李廷娟“新手上路” 三措并举搅动旅游活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