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黔边行(60)赤水市:梦想照进现实,“资源整合者”梁莹与西南竹木家具产业园的快速崛起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2020-07-12 22:40


2017年10月25日,在赤水经开区纸业大道上一处工地正在举行场面隆重的开工仪式,一个长相圆润、操着浓重四川口音的男人,在众人面前放话:“我要用5年时间引进500家企业,实现500亿产值,解决5万人就业,实现5个亿的税收!”


说这话的人叫梁莹,是贵州云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个西南(赤水)竹木家具产业园的项目投资方。


很多人认为他疯了,他此刻却异常清醒。铲起沙土抛进地基的那一瞬间,就意味着一座座工厂会在不久的将来在这里拔地而起,这场简短的仪式坚定了他的想法:把后半生献给赤水。不知是仪式感让他情绪高涨,还是心里早就憋了这股劲,他许下让人难以想象的承诺,换来掌声,更引来一双双紧盯着他的眼睛。


贵州云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梁莹


梁莹觉得自己有底气这么说。


从个人能力来看,他读书时年年拿第一名;从西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进入学校教书,带出的班级排名也从未落到第二;考入政府机关,仅用2年时间就从一般干部干到部门一把手,在机关单位工作期间先后联系过国土资源、建设、金融等各个行业;辞职经商后,长期从事产业园规划、建设和运营,已经积累了极为丰富的经验。


从外部资源来看,赤水也让他信心十足。包容干净的政治生态,高效诚信的营商环境,勤劳质朴的当地百姓,让他安下心来在商场冲锋,更为重要的是,在做竹木家具方面,拥有214万亩森林、132.8万亩竹林资源的赤水,具备天然的原材料优势,给这门生意提供了足够的先决条件。


况且,这个产业园他已经酝酿了2年,从一开始的98亩地,慢慢扩展至200多亩,总体规划目标是5000亩,这次开工仪式举行时,已有18万平方米的厂房建成,最初只是把表兄弟的家具厂搬迁至此进行“试水”的梁莹,现今已默默立下“做西南地区最大家具产业园”的志向。


西南(赤水)竹木家具产业园一角


选择赤水,梁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赤水市与四川古蔺县、叙永县及合江县交界,距离重庆也仅有172公里,自古就深受巴蜀文化影响,不仅在商贸上与成渝两地保持着密切往来,就连赤水市的普通百姓也早已习惯去临近的泸州市等地采购日常所需。加之赤水紧靠泸州港,这个四川第一大港也是中国28个内河主要港口,在物流方面能够为企业降低很大成本,2017年成为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主要部分后,更在保税与退税等方面提供了政策红利。


梁莹凭借自己多年经验分析得出结论:在成渝双城经济圈向中国经济发展第四极迅速发展过程中,会吸收附加值更大的经济体,必然会对现有工业产业进行大型的整合并升级换代,区位上占据明显优势的赤水市,要想更深地融入这个经济圈,必然要找一条差异化发展路线,这条路线就是依托竹木资源禀赋而建起的家具产业园。


2015年,在四川做了几个产业园的梁莹,对赤水做了相关了解和分析后,计划先行投资试水,但那时家人和公司的合作伙伴都强烈反对,他们对过去贵州的印象并不算好,不过梁莹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决定亲自到赤水一探究竟。


他在赤水时常和普通百姓聊天交流,淳朴的民风让他已经对此地心生好感。那时纸业大道所处的位置还十分偏僻,他在赤水打车要去经开区,出租车司机都面露难色,表示那已是乡镇,回来可能要放“空车”,只愿意以30元一个人的价格,坐满才出发。到了目的地,梁莹在经开区见到当时招商处的处长,对方也是个“耿直”人,在对赤水发展和产业建设等方面的见解与梁莹不谋而合,两人聊得十分投机,很快就达成了合作意向。多年后,梁莹想起这位处长依然感慨:“如果他不够耿直,可能就不会有这个产业园,这样的干部值得让人尊敬。”


产业园内部环境


思想意识很靠前,但当时经开区也刚起步不久,梁莹拿到的98亩地上有两座高山,虽然拿地没多多少钱,但实际平整这块地花了他不少钱,不过相比起未来的发展潜力,这超出的预算也没有对他造成太大影响。


先安顿好表兄弟的家具厂,也陆续有一些企业入驻,迅速又扩大了100多亩,家具产业园初具雏形,同时经开区也持续发力,构建起几大产业链,2年过后,梁莹知道“量变”是时候引发“质变”了,一个引人注目的产业蓝图已进入规划阶段,赤水市委市政府让梁莹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考察,他从广州走到杭州,再到江西南昌,川渝两地更是深入探访,把全国先进的产业园模式全部摸了底,做好功课,就到了交答卷的时候。


2017年,平台公司贵州云之瑞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与政府签署园区合作协议,采取“政府托管”方式,由平台公司按“统一规划、统一招商、统一建设、统一运营”要求,自行进行标准厂房、仓库、物流体系建设,并统一对园区生产、经营进行管理。这4个“统一”是当地政府对梁莹表现出对极大信任,让他有底气在打造“西南地区最大家具产业”这条路上冲锋陷阵。


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他在众人面前许下让人难以置信的承诺。


许下这个承诺后,梁莹连续3个月说话都处于嘶哑状态。他知道,做产业园必须耐得住寂寞,尤其是在刚开始招商时,必然会经历一段十分艰难的过程,况且这次他的目标是吸引规模更大的龙头企业进入园区。


产业园内的厂房正在火热开工


开工仪式过后,产业园就启动了大规模招商,当年还在成都设立了办事处,对梁莹来说,吸引前50家企业入驻的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他几乎见过每一个入驻企业的负责人,每见一次都要全套输出这个产业园的优势、量级和未来构想,从早到晚几乎没有停过,一觉醒来又继续游说不同的人。他完全能理解为什么这些企业负责人一定要见他,“每个老板都要投资一两千万到这里,不可能不见见我这个牵头人。”梁莹的理解换来了3个多月的嘶哑,也换来了这些入驻企业的高度信任,从言谈中企业负责人们能感受得到他说一不二的性格,大概正因如此也让大家产生了安全感。


不久后,厂房用地呈现出供不应求的趋势,产业园设在成都的办事处撤销了。作为商人,梁莹坚信最好的联盟就是利益的联盟,所以他也坚定地认为,优厚的招商政策只是“药引子”,最关键的还是要站在企业角度进行设计,做产业园其实就是在做配套。


为此,他已先行在生产配套上下足了功夫,刀具、五金、涂装、贴板、玻璃、雕花、UV、水性漆、封边条……只要是家具生产和包装过程中涉及到的所有配套,产业园里都已准备好,这里还建起仓储式配送,板材等材料大批量引入,为生产企业省去不少运输成本。完善的配套基本达到梁莹对产业园的期望,企业纷纷涌入,几乎都是冲着这便利的生产配套而来。


如今,产业园离他的目标也越来越近:2年半以来,产业园已签约企业286家,其中入驻生产企业加上生产配套企业有158家,生活配套包括贸易公司等市场主体也占很大体量。一切步入正轨后,话语权转到了梁莹自己的手里,他定下“三不来两不招”的规矩:没钱、没事业、没梦想的别来,不招银行和市场。对“三不来”他的解释是,虽然企业买地建厂时产业园会先行垫付70%的资金,但剩余的30%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企业没有真金白银的投入既体现不出实力,又不会产生忠诚度,同时做企业很累很苦,没有事业和梦想不会有未来。“两不招”则是不为企业找销售市场,他可以规划搭建平台,但企业必须具备自己的解决方案,而向银行大量融资在他看来也是不靠谱的做法,至少他自己这些年来已投入的5亿多元资金都是靠积累所得,贷款融资所占的比例极少。在这样的标准之下,目前入驻的厂房最小规模也有8000平方米,最大的已有8万平方米,其中有4家也超过了3万平方米。


产业园内不少工人来自赤水


如此“硬核”的梁莹,在面对贫困户时又十分“柔软”。产业园运营至今,工人已超过7000人,其中有三分之一来自赤水本地,对贫困户也优先考虑,目前已有100多户贫困户在此工作,人均工资超过5000元,同时也向贫困地区累积捐赠了六七十万的家具和物品。


“不通金融,不知道杠杆的支点在哪里;不懂建筑,不知道如何把成本压到最低;不懂环保,以工业生产为主的产业园就做不长久,还好我过去在这些领域都有过工作经验。”梁莹在这些领域都积累过经验,如今全部派上用场。他还有下一步规划。前不久四川省进出口商会的负责人前来接洽,双方谋划做展会,把产业下游也完善起来,创造更多价值。


产业园内也有家具销售企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


实际上,西南地区已有不少大型产业园珠玉在前,同类的家具产业园赤水也不是第一个,但仅用了2年半就在激烈的市场环境中立稳脚跟,这在不少人眼里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梁莹对此倒是表现得十分谦虚,他始终认为这一切快速步入正轨还是得益于当地政府始终如一的产业发展定位,思想高度统一形成发展良性循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西南(赤水)竹木家具产业园才得以逐鹿群雄,一马当先。


在加拿大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著作《引爆点:如何引发流行》一书中,总结出流行三法则,其中一项是个别人物法则,认为一个人脉极广、富有人格魅力和感染力,且具有极强说服力的“绝对内行”,一定能引发大规模的流行。如此看来,梁莹正符合这样的特质,他说自己只是一个“资源整合者”,善于把看似不相关的资源或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整合在一起,让它变成一种可能。


>>>>>>>>>>


旧作重温:1985年版“黔边行”


兄弟情深——赤水县城桥头早市一瞥刊于1985年7月18日《贵州日报》1版




兄弟情深

——赤水县城桥头早市一瞥


刘庆鹰


我省的县城与四川挨得最拢的要数赤水赤水大桥这头连着赤水县城关镇,那头接着合江县九支区。倘若把四川比做哥哥、贵州比做弟弟两兄弟在这里手拉得最紧,感情自然也特深。


且看赤水桥头的早市: 桥头市场是个百日场,尤以星期天的早市最为热闹。五月十九日正逢星期,早上六点钟我就来到这里。只见主要来自九支的青青的新辣椒、红红的西红柿、长长的黄瓜、紫色的茄子、挂着露珠的南瓜、嫩绿的莴笋、新鲜的猪肉、扑扑腾腾的鸡鸭鱼以及各种禽蛋、水果和竹木制品,已经整整齐齐地摆在桥的两头。背背篼、挑箩筐、扛麻袋的农民还在从河边、坡上不断线地涌来。不一会,主要来自赤水县城的拎包提篮的买主就奇迹般地出现了,人越聚越多,像突然从地里冒出来似的。市场喧闹起来。我一下子被人群环绕的三口热气腾腾的大锅吸引住了,上前一问,原来是九支区个体户设的代客杀鸡摊。杀鸡一只收费五分,杀鸭一只收费一角。若要连杀带拔毛、剖腹、翻肠、洗净,鸡收一角、鸭收两角。三口锅分属三个人掌管。我问那个手脚麻利的小师傅:“怎么想到做这个生意?”他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回答现在的人有钱,鸡鸭吃得起,不过有的不爱动,有的爱动又没得时间,还有些才结婚的两口子最爱吃又最怕麻烦,我们就搞了这个玩艺。我听起了兴趣,便有意在旁多看看。短短二十分钟,三个摊子共收鸡八个、鸭三只,鸡鸭的主人除了中年人和年轻夫妻,还有老太婆,但多是少妇。我想,四川人真精明,这个营生要出现在我家住的地方,我大概就会提只鸡去……


挤出杀鸡摊, 我跨进对面九支桥头茶馆,要了一碗盖碗茶,边喝边记刚才的见闻。同志来得远吧?”邻座的老人和善地问我。从贵阳来。我们交谈起来。老人叫李德普,是合江航运一公司的老工人,今年六十一岁,曾在船上当过领导,很有些经济观念。说到桥头市场,他告诉我:“九支就象赤水的郊区。九支的蔬菜长得好,但是离合江远,要运到合江去卖划不来赤水的居民多、工厂多,蔬菜供应不上,就要靠九支,两边互相依赖,都有利益,谁也离不开谁,市场当然闹热。我想与李老多聊会,但有人喊他过桥到赤水工人俱乐部打桥牌,我们便一同来到桥上。这时市场上已是摩肩接踵、水泄不通了。随着————的喇叭声,赤水天然气化肥厂、华一造纸厂等单位开来了满载买菜职工的汽车。李老说,这里好买菜,工人们乐意光顾,买一回吃几天。


>>>>>>>>>>


新黔边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链接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新黔边行① 水城县营盘乡:坐着火车去卖菜 开车进山买桃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② 水城县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网红支书徐祥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③ 盘州市鲁番村:从灰扑扑煤矿产业到循环起来的“牛”经济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④ 镇远县羊坪镇:生猪养殖合作社托起致富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⑤ 镇远县羊坪镇:移民生活向前“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⑥ 天柱县瓮洞镇:清水江畔一个木商世家亲历的产业更迭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⑦ 天柱县白市镇:从兴趣到产业,致富能手编织养殖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⑧ 锦屏县令冲村:完善基础设施 点亮“无障碍”生活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⑨ 锦屏县乌坡村:“两不愁 三保障” 滋养群众好日子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⑩ 黎平县龙额镇:返乡侗族青年的创业之路和乡土记录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⑪ 黎平县龙额镇:两代人共守乡土文化 多形式传承侗乡民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⑫ 黎平县滚大村:海拔最低处 种下致富树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⑬ 黎平县培利寨:山上有个“芦笙寨” 专业比响200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⑭ 从江县乌英苗寨:一个苗寨 两省共管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⑮ 从江县乌英苗寨:深山里,传来朗朗书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⑯ 荔波县洞塘乡:续红色精神 两代村支书有“先行”之勇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


新黔边行⑰ 荔波县立化村:由“黑”变“绿” 产业转型换新貌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


新黔边行⑱ 荔波县洞流村:转变思想 产业遍地开花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⑲ 独山县麻尾镇:工业之外农业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⑳ 独山县南门村:甜蜜罗汉果开启何与开家致富路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㉑ 平塘县甲茶镇:天路!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㉒ 平塘县鼠场片区:水!水!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㉓ 平塘县克度镇:“天眼”之下,为星星让道的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㉔ 罗甸县桃园新村:人面桃花分外红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㉕ 玉屏自治县大湾村:云上村庄人归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㉖ 玉屏自治县县铁家溪村:高山密林藏有铁汉柔情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㉗ 碧江区滑石乡:“赔本”大米打了一场漂亮翻身仗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㉘ 碧江区云场坪镇:让因病致贫家庭重燃希望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㉙ 碧江区云场坪镇:湖南姑娘贵州媳妇杨霞的矿区乡愁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㉚ 松桃自治县迓驾镇:三省协作 “边城”蜕变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㉛ 松桃自治县迓驾镇:养殖带种植,奔富在路上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㉜ 毕节市鸡鸣三省村:94岁老人侯明扬的小人生与大历史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㉝ 毕节市鸡鸣三省村:一条寻常小路与一个不寻常的故事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㉞ 毕节市七星关区:跨越山海,挂职副区长袁旭挥动“荔湾节拍”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㉟ 赫章县哲庄镇:读书改变命运,贫困家庭走出4个大学生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㊱ 赫章县哲庄镇:阿穴村酒厂的前世今生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㊲ 威宁自治县沙田社区:乡间“艺术家”宋启雄与一个村庄的审美意识觉醒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㊳ 威宁自治县大寨社区:种花人张恩强的“花”样人生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㊴ 望谟县蔗香镇:红水河畔瓜果飘香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㊵ 望谟县蔗香镇:“寨老”刘享泰的水上“生意经”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㊶ 望谟县蔗香镇:3000亩青柠的承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㊷ 册亨县巧马镇:巧合图书馆来了个江西馆长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㊸ 册亨县巧马镇:一万村民下山记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㊹ 册亨县巧马镇:老人和小孩的“后搬迁时代”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㊺ 安龙县万峰湖镇:渔民转产上岸,探绿色生态致富新路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㊻ 安龙县万峰湖镇:大户带小户,弹起“枇杷”曲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㊼ 安龙县万峰湖镇:在石缝里种“金条”的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㊽ 兴义市则戎镇:土芭蕉酿出洋酒来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㊾ 桐梓县:“拼命三郎”令狐克文千方百计保农民工就业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㊿ 桐梓县:一个产销中心串联黔沪渝三大市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1) 桐梓县:“90后”全职妈妈变身天麻种植大户,助力乡村女性脱贫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2)桐梓县:“穷小子”闯世界拼出一片天,带回一家鞋厂反哺乡梓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3)习水县黔沿村:一位伟大的农村父亲,一视同仁把5个子女培养成大学生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4)习水县黔沿村:告别悬崖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5)仁怀市合马镇:从修车工到牧羊人,林峰的“中年大转折”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6)仁怀市合马镇:一变四,“急性子”支书破解产业单一困局有妙招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7)仁怀市合马镇:赤水河上摆渡人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8)赤水市:李廷娟“新手上路” 三措并举搅动旅游活水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新黔边行(59)赤水市:从“杀不起年猪”到“买了个车” |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刊头书法/赵刚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