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天眼电台·戴冰的书架(6)】解读 弗朗茨·卡夫卡小说《万里长城建造时》

2020-10-20 21:00
06:28

【天眼电台·戴冰的书架(6)】解读 弗朗茨·卡夫卡小说《万里长城建造时》

  


☝ 点击上方音频  ▶ 收听

○   更 多 精 彩  ○



本期解读:

弗朗茨·卡夫卡 小说

《万里长城建造时》


奥地利】作家 弗朗茨·卡夫卡


建造一条蜿蜒相联的长城把整个帝国围起来,

以抵御四处掠夺的北方民族。

这个决定从表面看起来,

其意义和价值都不容置疑,

但问题在于帝国实际上无限大。



小说这样写道:

“我们的国家是如此之大,

任何童话也想象不出,

苍穹都几乎遮盖不住。”



作者还援引了一则传说来说明这个状况,

他说:

“皇帝当着所有人派出了使者。

使者立即出发;

他是一个孔武有力、

不知疲倦的人,

一会儿伸出这只胳膊,

一会伸出那只胳膊,

左右开弓地在人群中开路……”



帝国的直径甚至半径尚且无法穿越,

更遑论它的周长了。

所以长城的建造实际上是一桩

永远不可能完成的工程,

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妄念。

但无论是皇帝、大臣,

还是具体施工的民工,

没有人清楚和明白这一点,

于是,

经过数十年的充分准备,

这个旷日持久但注定将以徒劳告终的工程

还是开始了。



人与客观实存之间一种非理性的荒谬关系:

障碍的不可逾越与终极的不可实现。

但不同的是,

《城堡》想要表现的是

人与客体之间的荒谬


奥地利】作家 弗朗茨·卡夫卡 小说《城堡》


而《万里长城建造时》想要表现的则是

人自身的荒谬

虽然人们并不知晓终极之不可抵达,

但还是充分估计到了整个工程的浩大繁难是

任何一个个体终其一生都无法完成的。



为了不使每个具体的建造者

因为永远看不到工程的竣工而感到绝望,

领导者们决定将整个的过程分割,

变成无数个具体的过程,

于是采取了分段建造的方式,

那就是每二十个人为一队,

负责建造五百米长的一段,

而邻人则建造同样长度的一段与他们相接。

这样长度的一段城墙,

每队只需五年即可完成。



这就是说,

人们以为只要数目累积到足够大,

就可以穷尽一条自然的数列;

以为只要目标变得具体可行,

立竿见影,

经过每一个人和每一代人的努力,

终极就是可以确信可以期待可以最终抵达的……



小说这样描述

“等两截城墙联接之后,

并不接着这一千米的城墙两端继续施工,

而是把两队民工派到另外的地方继续修筑……”



人们不仅要让自己保有对终极的确信和期待,

同时还不能让这种期待变得过于急迫,

以至于绝望而无法坚持和继续。

人自身之荒谬即表现于此:

人不仅不知晓终极之虚幻,

还竭力使自己对这

实质性之虚幻保有永恒性的热望

——而建造长城的行为本身,

谁能说不正是保有这种热望的一种有效方式呢?



从这个意义上说,

《城堡》所表现的现实,

在《万里长城建造时》中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解释,

那就是人与客体之间非理性的荒谬关系,

实则是以人自身的非理性与荒谬为前提的。

《城堡》表现了生活之实质,

而《万里长城建造时》则表现了人生之实质。



卡夫卡临终时要求烧毁他的全部作品,

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对其作品的失望,

而是为了解脱他在自身身上所制造的悖论,

那就障碍之不可逾越与终极之不可抵达,

于卡夫卡来说,

正是其所要阐发的终极真理,

而用文字的方式来表现这一终极真理,

在他看来,

也许与建造长城的性质无异。




精彩回顾:


【天眼电台·戴冰的书架(5)】解读 胡里奥•科塔萨尔小说《被占领的房间》

【天眼电台·戴冰的书架(4)】解读博尔赫斯小说《永生》

【天眼电台·戴冰的书架(3)】解读迪诺•布扎蒂小说《七信使》

【天眼电台·戴冰的书架(2)】解读罗萨小说《河的第三条岸》

【天眼电台·戴冰的书架(1)】解读马尔克斯小说《沒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

【天眼电台·戴冰的书架】让文学入耳即化·栏目开播发刊词


策划/监制:桂林爱(雨飞)
撰稿/主讲人:戴冰
摄影:王晶
海报设计:徐微
摄像、动图制作:陈赫鲁
编辑:张杨(实习)
编审:桂林爱

雨飞声音工作室 · 独家出品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