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③ “韭黄队长”邓英博士

2020-11-24 18:45浏览量:2.6万


博士名片


邓英,贵州晴隆人,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蔬菜研究室主任。1998年贵州大学园艺学院攻读园艺学本科,2002年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工作。2006年西南大学攻读园艺园林学院蔬菜学硕士,2013年南京农业大学攻读蔬菜学博士,一直从事蔬菜遗传育种与生物技术科研工作及蔬菜种植技术推广。现为贵州大学生科院生物工程硕士生导师,贵州植物生理与植物分子生物学学会理事,贵州省蔬菜专班韭黄小分队队长,省级科技特派员。


邓英拿着镰刀走在地里,显得有些豪迈。这位出身于黔西南州晴隆县中营镇的女博士,留着短发,戴着眼镜,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来自于土地的质朴气息,但如果多聊上几句,又让人觉得“有点野”。


这种“野性”是邓英面对困难和压力时,在潜意识里所升腾起的自信,但她却始终告诫自己要低调行事。那句“别人能做出来,我也能做出来”的话,算是学术宣言,但刚说出口又觉得“言出必行”压力山大的邓英,让人觉得有些憨厚可爱。


作为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蔬菜研究室主任、贵州省蔬菜专班韭黄小分队队长,邓英对于蔬菜育种格外看重。她说,“现在育种技术已经很先进了,但只有自己掌握的,才是自己的技术,我们不能靠别人的技术。”


在担任省蔬菜专班韭黄小分队队长的一年里,邓英带着队员们启动了韭黄的品种资源收集工程,希望把自己在单倍体育种领域的研究经验应用在韭黄上,以此推进全省韭黄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原来农业也讲科学


1998年,邓英考上贵州大学农学院园艺学专业时,说实话有些失落。


出身乡村的她并不避讳自己少年的“见识短浅”。比如小学三年级时,被表姐吓唬四年级的课程太难,躲在家里绣了一年鞋垫,直到想明白“四年级的课程肯定会比三年级难”,又屁颠屁颠地跑回学校。好在,就算家境清寒,父母对于邓英读书的事情始终支持。


对于高考填报志愿,起初邓英对“园艺学”的理解大抵是类似园林设计、插花艺术这样的专业,不曾想课程主体还是和“老家干的农活”有关。


邓英(右)的初中时代


当年贵州土地贫瘠,学农在人们眼里自然不是个好出路。对此,母亲曾问邓英“是干农活好,还是读书好”,从小成绩优良的邓英说“是读书好”。于是,这个能够挑100斤谷子去打的女娃,就算翻山越岭、班车挤哭也要去县城里读高中。


可如今兜了一圈又回到地里,干的还是挥锄头、抬泥巴这些轻车熟路的事情,邓英的失落是显而易见的,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先把书读好。许是对于土地与生俱来的亲近感,渐渐地,邓英在专业学习中发现,“原来农业也讲科学,种地并不只是顺其自然。”


2002年,邓英从贵州大学毕业进入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工作。起初两年在修文县久长镇兴隆村蹲点,引导当地百姓梨下套种蔬菜。邓英喜欢这样漫山遍野地跑,冬天果树进入休眠期,她便带着乡亲们修剪果树,为来年搏得好收成。她记得山上的风呼呼地吹,耳朵因为起冻疮又痒又痛十分难受,但从小长在农村的邓英深知这些苦都不如老百姓的苦。


邓英的高中时代


受蔬菜专家李桂莲的影响,邓英把自己的科研方向确定为蔬菜。在贵州大学农学院本科园艺学专业涉及果、蔬、花3个领域,等进了科研单位,需要开始专业的科学实验时,邓英发现单就蔬菜这个领域而言,自己的知识储备根本不够。


“大学里学习的知识在地里做做指导还行,但真正想要在技术上有所突破,很难。”邓英说。


为了弥补不足,2006年邓英前往西南大学攻读园艺园林学院蔬菜学硕士学位,并把自己的研究方向锁定在单倍体育种上。据了解,这种植物育种手段可以明显缩短育种年限,但由于技术复杂,在国内属于“很多人尝试却难出成果”的局面。


大学毕业后的邓英


邓英记得,当年李桂莲在听取自己申报贵州省科技厅项目“蔬菜单倍体育种(芸薹属蔬菜小孢子培养)技术研究时,问了一句:“你做不做得出来?”


“别人能做出来,我也能做出来。”邓英的声音斩钉截铁。其实她哪里想得那么长远,不过看中了单倍体育种的实用价值,想要抓住一切机会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啃下一块硬骨头


2013年,经大学老师张万萍推荐,邓英如愿以偿考上南京农业大学博士研究生。这次邓英的研究方向依旧是单倍体育种,不过研究的植物从十字花科的白菜变成了葫芦科的黄瓜。



“以前我从不让博士生碰这个,是怕博士生毕不了业。”黄瓜单倍体育种有多难,邓英和导师陈劲枫初次见面,便被打了一剂预防针。


南京农业大学在业内久负盛名、高手云集,陈劲枫是如何选中邓英来啃这块硬骨头的,邓英不得而知,只是多年后从老师张万萍的口中得到导师对自己简短的评价:“她很有思路。”


但当年临行前,张万萍对邓英说的另一句话是:“你去别给我丢人。”言下之意,别给贵州丢人。于是,来不及害怕,邓英一头扎进了实验里。



从西南腹地贵州到六朝古都南京,邓英今时今日回想起来,对南京的风景名胜可谓是一无所知。早晨天不亮就出门,到深夜才回到寝室,加之实验室在地下一层,她自嘲干得“暗无天日”,对于南京最为强烈的印象是夏天好热。因为每当在实验室里干得头昏脑胀,邓英便要去学校的基地里出一身汗,直言比起写论文、做实验,更喜欢在地里面干活,享受大汗淋漓后的神清气爽。


那时候,邓英贵阳家中5岁的儿子实在太想妈妈了,就自己坐飞机(有托管服务)来南京看妈妈。给人留下了贵州人很大胆的印象。后来,邓英回到贵阳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博做士论文,第二个儿子在2016年降生,产后不到40天,邓英又回到实验室里继续搞研究。


“当时单位有个领导跟我开玩笑说,你(不休产假)别到时候说我们不放。”可邓英哪里敢休息,黄瓜单倍体育种实验就像一把匕首悬于头顶。



基础科学有时候靠的并不是灵光一现,而是脚踏实地的付出,在走出洞穴之前,你并不知道前方的路还有多长。在一次次的失败中反复试验着,以至于最后邓英在总结失败经验时说:“之前,也许是做得不够多、不到位,而自己胜在有耐力和执行力。”


2016年夏的某一日,邓英照例走进实验室查看,她忽然在众多培养皿中发现一簇新绿,那小小的、鲜嫩的绿色植株探出头来。邓英看着它,仿佛也被它看着。在片刻的停顿后,一个声音在邓英的心中响起:“黄瓜单倍体培养成功了!”


育种是产业发展的基础


白旗韭黄,来自安顺市普定县的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在当地有着近百年的种植历史。作为蔬菜中的奢侈品,韭黄和韭菜尽管同根同源,一字之差,口感、售价都是云泥之别。如果说韭菜的批发价8毛钱一斤,韭黄可以翻上10倍。对于韭黄这一高效农产品,在人们对于产业附加值还没有概念的过去,村子里也流传着“种韭黄的人家,媳妇好找”的说法。


2018年,在全省“来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产业革命”背景下,普定县将白旗韭黄确定为推进当地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一县一业”的主导产业,以白旗村为中心联动周边村寨推出10万亩韭黄种植基地。产业规模化、产品打品牌,还需要农业科技专家保驾护航,2019年,邓英戴上了“贵州省蔬菜专班韭黄小分队队长”的袖套。



“从韭菜到韭黄,靠的是阻隔阳光照射,使之不能发生光合作用。白旗韭黄种植有自己的特色,通过割青套上遮光罩,自然生长出来的,根茎肥厚,叶片嫩脆,口感更为香甜。”说起白旗韭黄,一邓英满是自豪。面对有着悠久韭黄种植历史的普定县,邓英深知自己的使命是进一步推进标准化种植,选育抗病优质的新品种为产业作储备,攻克连作障碍,推行绿色防控等。


播种一次,采收3-5年,每年收割两次,且采收时间灵活可控,亦不怕暴雨、冰雹等自然灾害,市场价值高。这样的农产业,试问谁不心动?但蔬菜种植讲究精耕细作,有时候规模太大,步子太快,未必是好事。对此,邓英有着自己的步调。



她一方面指导企业在品种上要选择抗旱、抗病虫害、直立性好的,土壤要选择土层深厚、肥沃、有机质含量高,怎么制定厢面、怎么播种、怎么进行宽窄行栽培,使得每亩可以达到2800-3000窝,年产量在4000斤以上。一方面在韭黄小分队的日常工作之余,邓英又自发地带着队员们启动了韭黄的品种资源收集工程。


在邓英看来,育种是农业产业发展的基础。“现在农户都买种子,买来的种子开花后连花粉都没有,所以技术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行。”她希望把自己在单倍体育种领域的研究经验应用在韭黄上,以此来大大缩短韭黄的育种年限,选育更加优良的品种,为白旗韭黄的产业发展提供可持续动力。



作为家中长女,邓英从小便有着很强的责任心。她说自己读博的时候就想好了,要用所学知识担负起更多社会责任,大干一场。而在记者看来,因为不愿在退休的那天回顾一生碌碌无为,所以年轻的时候开足马力拼命努力,相较于祖辈们站在泥土里辛勤劳作,邓英只是换了一种方式与土地打交道。


相关链接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② “逗猪博士”张勇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① 张万萍:蔬菜博士高山情


栏目策划/李缨

文、视频/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曹雯

图/受访者提供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赵怡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实习生 曹芳芳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