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④ “猕猴桃大王”龙友华博士

2020-12-01 15:25浏览量:3.2万



博士名片



龙友华,贵州关岭人,博士。贵州大学农产品质量安全学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猕猴桃科技创新联盟常务理事,中国园艺学会猕猴桃分会常务理事。主要从事猕猴桃栽培及有害生物防控研究,主持和参与国家、省级科研项目20多项,横向科研项目30多项,获国家授权发明专利10多项,实用新型专利20多项,发表研究论文100多篇。荣获贵州省“脱贫攻坚优秀共产党员”“五一劳动奖章”“行业道德标兵”“敬业奉献道德模范”等称号。


这两天,龙友华博士和他的团队收获了两件喜事:


一是龙友华博士获得了2020年“全国先进工作者”的表彰,二是他的学生莫飞旭带领的团队摘下了被誉为大学生界“奥斯卡”奖的全国“互联网 ”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金奖。在北京参加完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后,龙友华匆匆赶回贵阳,很久没有见到他的学生们,邀请他去参加“庆祝会”,龙友华婉言谢绝了:“你们该庆祝一下,花了这么多心血参赛,我就不去了,还有好几个研讨会要参加呢。”


龙友华在北京参会留影


龙友华确实很忙,忙着研究、忙着思考、忙着教学、忙着给已经采摘完果子的猕猴桃基地授课和解决问题,以至于学生都评论他:“不是在教室就是在地里”。一头顾教学,一头顾猕猴桃基地的技术研究,龙友华在忙碌中不知不觉地加快脚步,忙碌也成了他向前迈进的推动力。如今,能代表学校、代表团队去人民大会堂参会,龙友华认为这并非一日之功,而是学校和学院多年培养的结果,是整个团队的成果,是所有人齐头并进获得的成就。


龙友华获得的奖章


从考学、工作、读博,再到技术突破,龙友华觉得每一步都是追着、跑着在加快速度,每一步都踏实有力。在忙碌中,他从田间地头“跨”进人民大会堂,这步跨越,龙友华与其团队走了16年。


与猕猴桃的“不期而遇”


龙友华与猕猴桃的缘分始于2004年。


当年,修文县猕猴桃由于受市场管理及溃疡病影响,种植面积从50000亩骤减到8000多亩,果农们损失严重,当地猕猴桃产业停滞不前。龙友华是学植物保护专业出身,又在高校教书,修文县科技局有关负责人焦急地找到他,请他帮助解决这一技术难题。


得知情况后,龙友华与同系的两位老师立即前往修文“把脉问诊”。去了之后,龙友华发现,修文县种植猕猴桃的面积虽广,但都是个体种植,没有成片规模,加上管理不当与缺乏科学技术种植,修文猕猴桃个头小不说,产量也很低。


龙友华指导的猕猴桃基地挂果了


还没等龙友华召集大家开会共同商量对策,当地种了多年猕猴桃的老果农首先发话了:“这个专家这么年轻能行吗?我们种猕猴桃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呢。”面对大家的质疑,龙友华直言心里没底:“我当时从学校出来不久,确实缺乏实战经验,加上我当时才34岁,看上去比较年轻,可以理解大家对我能力的怀疑。”


没经验也得上,来了就不可能原路返回。溃疡病堪称猕猴桃的“癌症”,且传染性极强,截至目前,还没有一种药物可以完全治愈,只能在栽种培育时做好防护工作。面对眼前的难题,龙友华团队没有退缩,几人分工合作,检查发病情况、请教业界专家、查阅相关资料,通过修建避雨设施、适期冬剪、树干防护、地面覆盖等方法终于让溃疡病在树群中停止传染,也因此救回了许多正在生长的树苗。经此事件,当地的果农们对年轻的专家开始转变看法,也越来越信服科学种植的方法。龙友华也重新审视自己的专业,下决心调整方向,专攻猕猴桃种植的研究。


龙友华在基地里作业


光解决当前溃疡病的问题是不够的,怎样能让这个产业发展壮大是龙友华一直思索的问题。“不少农户家里都是靠种植猕猴桃为生,他们不懂营销,也不会研究市场,基本上都是自己背到集市上卖。大家都对发展猕猴桃产业没有信心。”越深入研究,越能发现问题,龙友华也渐渐明白,自己不能只盯着病虫害防治的工作,还要帮助农户们让猕猴桃产业提质增效,真正壮大起来。于是,龙友华频繁带队前往基地考察,摸清状况,从病虫害防治到栽培技术的开发,从品种的选育到后期的贮藏保鲜,他与团队分工合作,事事亲力亲为。经过深入调查、细致分析后,龙友华向修文县相关单位提交了一份调研报告,当地根据这份报告开始着手改造老果园。2008年,改造成效显著,猕猴桃产业扶贫的效果也日渐凸显。修文猕猴桃开始在市场上走俏,这样的变化引来当地政府的高度关注,开始集中精力发展猕猴桃产业,龙友华团队也因此在当地设立了扶贫示范点和实验室,开启了与猕猴桃产业的“长跑”。


跑,总会遇到阻碍,也会摔跤。龙友华每每回忆起刚和猕猴桃“结缘”时的情景,都哭笑不得。“刚去那几年,修文猕猴桃基地所在地比较偏远,交通十分不便,我们下午去总要到晚上12点左右才能回到贵阳。去之前,我们还要带面包、泡面等干粮,避免晚上回不来饿肚子。”


龙友华在全国猕猴桃农技峰会演讲


所幸,这样艰苦的日子没有继续延续下去。2009年,龙友华费尽心思无偿给修文县做了《“十二五”猕猴桃产业发展规划和发展的可行性分析》。省扶贫办下发400万资金用于修文猕猴桃老果园的基础设施改造和其它工作,修文县猕猴桃迎来了产业发展的“第一桶金”。此后,龙友华团队不断升级技术,在专业团队的指导下,修文猕猴桃产业越来越壮大,从原来8000多亩发展到现在16.7万亩,年产值近20亿元,跃居全国第四位。修文猕猴桃已成为贵州猕猴桃产业领头羊,带动当地20000多贫困户脱贫致富。龙友华的猕猴桃专家团队也不断扩大,从原先的3人扩大到如今的20余人,团队成了果农们的“智囊团”,龙友华也被农户们起了个外号,叫“猕猴桃大王”。


比起“猕猴桃大王”这个外号,龙友华更喜欢之前的亲切称呼“龙老师”。在龙友华看来,猕猴桃产业发展至今,靠的是团队的力量,离不开百姓的支持和政府的扶持,而他自己也是在土地上成长起来的,和千千万万的果农们一样,眼里看见的是泥土和阳光,心里装着的是果子的培育和生长,他们站在同一片星辰下对着大地仰望。


边追边跑的求教之路


成为农学博士,一边教书一边回到农村和土地打交道,这是龙友华自己都未曾预料到的。


龙友华团队在基地考察


从小就喜欢打篮球、喜欢运动的龙友华有一个梦想,就是长大之后可以成为一名警察或者军人,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但因军校要求高,加之高考发挥失利,龙友华被调剂到贵州农学院植物保护专业。在收到录取通知书之前,在农村土生土长的他根本不知道植物保护是什么意思,甚至不知道“田地里面的事”还能成为一门专业。20世纪80年代,农学专业的推广并不普遍,许多县市高中生对农学领域知之甚少,加上农村存在的“固化思维”,农学专业并不那么受欢迎。龙友华就是被“固化思维”围困住的那一个,“学植物保护出来之后能干点啥,可以做哪些工作呢?”这些问题缠绕着龙友华,让他犹豫不决。


但由于当时上大学机会难得,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允许复读,龙友华硬着头皮来到学校,上了第一堂课后,龙友华就确认自己对这个专业确实提不起太大兴趣。“想清楚之后,我那一个学期都在干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基本没花心思在学习上。”但很快,得过且过的态度给龙友华带来了不好的后果,期末考试排名倒数,因成绩差成为老师“格外关注”的那一个。正值青春期,年轻气盛的龙友华觉得羞愧无比,心想:“和自己一起进班的同学也有不喜欢这个专业的,为什么他们可以学得好我不可以呢?”为了“挽救”自己的面子,从入学的第二个学期开始,龙友华便认真学习,补习遗漏知识,把时间都花在钻研专业知识上,成绩大幅提升。这不仅让他收割了一波优秀学生奖项和奖学金,也为他后来在猕猴桃科研工作上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随时随地为农户讲解


读大学时,龙友华对自己专业并没有太多深刻的认识,目标也仅仅停留在保持成绩上,但一次见习实践改变了他的想法。“大三的时候,老师带着我们去农村考察,在一个种植蔬菜的乡镇,我们利用所学知识为当地农民解决了麻烦。看着他们从无助变为感动的眼神,我似乎看见了这个专业存在的意义。”或许是自己能与农民感同身受,也或许是触碰到内心深处的柔软,龙友华一改过去对所学专业的肤浅认识,更加奋发向上。大学毕业时,他凭借优异的成绩而留校,负责学生团委工作。1993年,龙友华因专业优势被调去学校下属的农药科技生产企业负责管理工作。尽管在新的岗位上收获了新的经验,但龙友华一直没忘记初心,仍然想回归植保专业教学上来,能够像过去老师带着自己走进田间地头一样,为农民们办实事。1997年,贵州大学与贵州农学院等院校合并,新的环境带来了新的机遇,龙友华等来了转岗的机会,但是由于自己毕业之后都在从事管理工作,在教学经验上资历不够,在学历上也受到限制,转岗的事情只能一拖再拖。


咬了咬牙,狠下心来,龙友华决定读研,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去。经过自己的努力,1999年,29岁的龙友华重返课堂,回到贵州大学攻读动物学专业的在职研究生。走向教学岗位时,龙友华已经30岁,对比同龄、同班的同学,不少人已经在专业领域做出了出色的成绩,而自己才从新的起点上刚刚出发,龙友华感到些许焦虑,但是面临新的岗位,首先要做的是尽快适应新的工作方法和内容。直到2004年,龙友华在科研方面的成果依旧“空白”,与猕猴桃的“不期而遇”让龙友华找到了新的目标和攻克方向,开启了一段新的历程。


龙友华为果农讲解猕猴桃采摘技术


16年来,龙友华潜心于科研,主持科研项目30多项,他鉴选出有开发价值猕猴桃品种资源20多份,研发了贵长猕猴桃配方专用肥2种,在猕猴桃授粉、施肥、病虫害防控等方面获得国家发明专利12项,实用新型专利近20项……多项科研成果得以转化应用,每年为农户及企业创造直接经济效益近8亿元,为猕猴桃产业发展及科技扶贫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丰厚的成果离不开多年来的努力,龙友华觉得这样的努力是“匆忙”的。多年来,他一直在追赶同学们的脚步,生怕自己掉队,追赶的同时还要注意脚步是否扎实稳健,龙友华形容自己像个转个不停的不倒翁,虽然辛苦但是乐在其中,现在还在努力转着。


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攻读博士是在龙友华获得在职研究生学历后的第13年。


2013年,因想在科研方面获得更大提升,42岁的龙友华考上贵州大学农学院的博士。从抗拒专业到博士学位的攻读,龙友华花了20多年的时间去寻找农学专业的现实意义。如今,他的答案写在了长势喜人的猕猴桃树上、越来越甜的果子上,还有全省88个县市区的田间地头上。龙友华的科研之路是走在路上的、印在大地上的,他的“实验室”建在了农田里,他的半个家也在猕猴桃基地上。丰富的农村实践经验,让他的课堂也有十分“接地气”的特色。


“博士村长” 莫飞旭在基地作业


“上龙教授的课真的非常辛苦,但是收获也很大。”说这话的是从本科到硕士都由龙友华做导师的学生莫飞旭,如今他已是贵州大学农学院硕博连读的博士生了。莫飞旭记得他们刚入学时,龙友华便带着大家到基地里观察、学习,积累实战经验,要求每个学生都背着20多公斤的喷雾器走进果园基地。“当时我们班有几个个子比较小的女生,背着重重的工具在太阳底下长时间暴晒,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但是回校后做汇报,她们的报告是非常不错的。”面对学生的“诉苦”,龙友华表示很无奈:“我很心疼学生,但是坐在教室里对于农学专业的学生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以后他们出去面对的是千百个农村家庭的生计和心血,大意不得。”


龙友华在田间授课


虽然嘴上评价龙友华教授“过于严厉”,但是学生们打心眼里敬佩老师。“龙老师敬业、爱业,做事有头有尾。今年2月份,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阶段,同时也是给猕猴桃做好防护的重要阶段。龙老师带着我去六盘水郎岱镇开展工作,因为在特殊时期,我们俩在街上转了一天都找不到吃饭的地方,最后是一家早餐店老板端了两碗粉让我们在门外吃完。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那里完成了工作才回家。”莫飞旭分享了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师徒俩去六盘水开展技术帮扶的经历,面对各种不一样的艰苦条件,学生们都能从容面对,这正是平日里老师磨练出来的性格。只要有机会,龙友华便会给学生展示实力的机会,对此,硕士生李文志深有感触:“今年3月,我前往水城驻点,为当地的基地果园提供技术支持。龙老师鼓励我大胆去做,遇到困难就和老师同学反馈,大家一起攻克难关。”


贵州大学博士村长团


2017年11月,贵州大学启动实施“博士村长”计划,组建以博士研究生为主、硕士研究生为辅的“博士村长”实践队,在产业扶贫、科技服务、人才支持等方面积极行动。得知消息,龙友华鼓励学生积极参与:“走出去,咱们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该派上用场了。”在老师言传身教的熏陶下,学生们积极响应,莫飞旭便是“博士村长”计划中的一员。


在田地里学习,在实践中成长,除了教好书本上的知识,龙友华提倡把课堂搬到野外去,把论文写在大地上,用在大地上。同时,龙友华认为自己也是不断向大地请教的人,在不断和农户打交道的过程中,自己也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围着农民转、带着农民干、做给农民看、帮着农民赚。”这是贵州大学农学院助农团队的口号,龙友华作为其中一员,当然也不能掉队。这些年,他也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奋斗。多年来,龙友华一直致力于给果农们免费培训,花心思用最通俗的语言和直观的图片教大家做好防护,保护树苗成长。而成就这一切的最大动力,都来自于农户对于好日子的渴望。


龙友华查看猕猴桃长势


现在,贵州猕猴桃产业发展势头正旺,产品远销国外,品牌也越做越强。但龙友华觉得现在还不是歇息的时候,他还要继续追赶,继续奔跑,如何助力全省猕猴桃产业提质增效,如何在科研上取得突破,都是当下龙友华团队需要思考的问题。


相关链接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③  “韭黄队长”邓英博士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②  “逗猪博士”张勇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① 张万萍:蔬菜博士高山情



栏目策划/李缨

文/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向秋樾

图、视频/受访者提供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赵怡

文字编辑/彭芳蓉

视觉编辑/向秋樾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