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我写《新黔边行》 | 彭芳蓉:大山之中有“贵漂”

彭芳蓉 2020-12-09 05:35浏览量:1.6万



贵州出好酒,过去我一直认为,最懂酱香型白酒的应该也只有贵州人了。但此次行走黔边来到赫章县阿穴村时,我这个“旧观念”被刷新了。


这个村庄很有意思,几乎每户人家都会酿酒,在1985年的《黔边行》专栏中,也有一篇文章专门讲过阿穴村酿酒的故事,此次采访之行我的目的也是想看看阿穴酒的发展现状。没想到,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个江苏人。


过去常年在江浙沪一带经商的王绍岐,近几年却深深扎在赫章县的大山里开起了酒厂。在那栋阿穴白酒展览馆里,王绍岐用一口浓郁的江浙口音向我们介绍阿穴酒的前世今生,说得头头是道,仿佛他就是生长在这个村里的人一般。当我问到,到底是什么让他义无反顾地从一线城市来到这个山村建厂时,他回忆起与阿穴酒初遇时的情景。


第一次尝到阿穴酒,其实是当时与他接洽招商引资项目的人特意带来的,就是想先用产品吸引到王绍岐的注意,没想到那一口酒真的勾起了他对这个小山村的牵挂。紧接着便是实地考察,看到山里那适宜酿酒的天然环境,再听说阿穴酒背后积淀百年的历史传说,王绍岐果断认为这是个好项目。


当时的阿穴酒厂早已因资金链断裂等问题停摆,王绍岐的到来让这个深藏于山间的老酒再度恢复活力。他懂酒的文化、酒的酿造工艺,更懂如何运作才能把酒推上市场,虽然前方依然困难重重,他需要面对整合资金、打造品牌、开拓市场等一系列复杂的问题,但多年在一线城市经商的经验能加快阿穴酒品牌正规化发展的步伐。


在王绍岐的盛情邀请下,我尝了一小口阿穴酒,入口柔和,回味时中草药的清香在口腔和鼻腔中扩散开来,悠长连绵,确实让人难以忘怀。当时,我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一句话:“酒香不怕巷子深。”


阿穴酒的醇香就像宝盒被打开了一条窄缝,引来王绍岐后,又不紧不慢地向他展示这藏在山里和农户家中的宝藏,王绍岐慧眼识珠,留下来重振阿穴酒厂,竟短短几年里就成了当地最懂阿穴酒的人。


在山间行走的5个月里,我遇到的被“贵州宝藏”吸引来的人可不只王绍岐一人。


在有“中国吉他制造之乡”之称的正安县,面积广阔的正安吉他产业园又开拓了新的厂区。第一次来正安县采访时并未将吉他产业的从业者纳入计划之内,后来与当地宣传部门的朋友聊起正安吉他时,对方提起了一个年轻的吉他品牌创始人,他的到来算是让正安吉他的发展进入到品牌打造的阶段,而他并不是贵州人。


在正安吉他产业园的新厂区里,我见到曾在深圳等地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重庆人赵建峰。


他在正安吉他产业园建设之初就与正安人有过交道,那时是为了给一家吉他生产企业做品牌代理。他对那次贵州行印象极为深刻,因为路实在太难走了,从深圳坐飞机到贵阳,然后还要开很久的车才能到正安,环山公路上上下下,在起伏之间他不由怀疑:“这样的地方怎么发展吉他产业?”


2017年,他开始创立自己的吉他品牌时突然想到了正安,虽然偏远,但正在发展当中,肯定在招商引资方面有优惠政策,他带着产品图册来到正安。正安县的相关部门和他深入地聊了很久,自然也给出了不少优厚的招商政策,这让赵建峰十分动心,但厂区已经没有空余,只能等新厂区修建起来,这次合作也暂时搁置了。


终于到了2019年,吉他厂生产规模正在急速扩张,让赵建峰有些焦头烂额,广东的厂房租金不便宜,更不可能有资金购买,他急需找一个新的地方。恰好这时,正安吉他产业园的新厂房修好了,他又接到邀请。这次来贵州,他感受是截然不同。坐高铁到遵义,全程高速通正安,一路上并没有花太多时间,交通的发展已经让他感到惊喜,在看到新厂房后,他心里确定:这次可以了。


当我听他回忆起这三次贵州之行时,突然能明白为什么这个在深圳已经拥有半条街店铺的年轻人为什么会选择贵州。他出生在重庆的大山里,吃过不少苦头,但对过去山区的面貌有很清晰的记忆。正安县同样是山区,他大概能了解这里过去的样子,所以当第三次来到正安看到这里飞速的变化时,显然,不仅是优厚的招商政策和便捷的交通发展吸引了他,当地政府改变现状的决心或许才是让他安心扎根于此的动力。


近几年来流行起一个词叫“贵漂”,但过去我所认识的“贵漂”大多集中在的省会城市贵阳,他们所从事的行业也多为大数据等新兴行业。没想到,大山之中也有不少“贵漂”。


是什么吸引了他们?我想这个中缘由并非单一的,而是综合了天然环境优势、优厚招商政策、完善配套设施等方方面面。


最重要的还有一点:决心。记得正安县宣传部门的朋友在闲聊时提过,过去的正安县城被大山分割得比较碎,为了加快城镇化发展,正安县委、县政府狠下决心,愣是劈开了大山,建起了新的城镇。


劈开大山,这背后藏了多少艰辛和酸楚?如果没有这样的决心,恐怕也成了不今天的“中国吉他制造之乡”,恐怕也不会给赵建峰带来震撼,不会让他感到安心吧。


每次想起这些“山外来客”,我总会莫名想起在赫章县喝的那口阿穴酒,入口绵柔,回味无穷,让我忍不住想再去一次阿穴村,果然“好酒不怕巷子深”啊。


相关链接


陈颂英:从“有爱来过”到“让爱升华”的蝶变

我写《新黔边行》 | 彭芳蓉:向大地请教

我写《新黔边行》 | 彭芳蓉:走在舌尖上

我写《新黔边行》 | 彭芳蓉:小孩你别哭

我写《新黔边行》 | 彭芳蓉:走黔边,让我读懂费孝通《乡土中国》

我写《新黔边行》 | 彭芳蓉:搬迁后时代

我写《新黔边行》 | 彭芳蓉:亲爱的姐妹

策划人语 | 李缨:“新黔边行”策划缘起及其他

贵州改革公号 | 铿锵玫瑰独走31县:108个脱贫故事见证贵州“千年之变”

边作家热议《新黔边行》| 来自黔边31县(市、区)的31位作家这样说……
崇实读书会 | 彭芳蓉:采写《新黔边行》,让我重新认识贵州,也重新认识自己。

肖家云新黔边行,一个文青女记者的行走与突围
李裴:见证千年梦想的大道之行

喻子涵:“新黔边行”系列报告文学阅读体验

陈守湖:天眼新闻文化频道“新黔边行”读后随感

张勇:从天眼新闻文化频道"新黔边行"系列报道说起

余妍洁:简评天眼新闻文化频道“新黔边行”

胡启涌:“新黔边行”新感动

武明丽:天眼新闻文化频道《新黔边行》读记

林小会:追剧“新黔边行”

周重新:“新黔边行”见证脱贫足迹

余妍洁:简评天眼新闻文化频道“新黔边行”

骆弟燕:“新黔边行”,让“故事”为新闻赋能

邹立春:《新黔边行》“变”之魅力

李家禄:评“新黔边行”系列报告文学

李家禄:读“新黔边行”系列报告文学得到的启示

向阳:“新黔边行”系列报告文学的“三度”语言

杨宛:期待之后的期待——读天眼新闻文化频道“新黔边行”系列报告文学

《新黔边行》专题

作者说 | 彭芳蓉:“新黔边行”后记

策划人语 | 李缨:写在“新黔边行”开栏之际


文/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彭芳蓉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向秋樾

视觉/实习生 曹芳芳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

猜你喜欢

评论

啊哦~暂时没有评论哦
在下方输入您的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