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⑥ 封孝伦博士:生命美学的歌者

2020-12-12 09:42浏览量:18.9万




博士名片



封孝伦,贵州省黔东南州黄平县旧州镇人,二级教授,获国务院特殊津贴省管专家。从事美学、文艺学理论研究,出版《二十世纪中国美学》《人类生命系统中的美学》《生命之思》等著作多部,是中国当代生命美学理论的杰出代表。曾历任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贵州省教委副主任,贵州省教育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贵州大学常务副校长。2014年,受茅台集团公司之聘创建本科大学茅台学院。2017年,茅台学院获国家教育部批准正式设立,受聘为茅台学院校长至今。


“你是小曹吗?”


11月28日,贵州师范大学宝山北路校区博士楼,记者回头看见封孝伦正从电梯里走出来。67岁的封孝伦看起来很精神,只是微微喘着气,一双炯炯有神却略微塌陷的眼睛,让人过目不忘。


“我刚刚在我妈家。”封孝伦向我解释道。


因为茅台学院的工作关系,封孝伦大多数时间都呆在仁怀,只有周末才回到贵阳,想来他是把有限的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直面这位美学学者,第一印象是很有人情味的。  


封孝伦任职教育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期间参加省委第九次党代会


作为回到贵州的第一位文科博士,记者在网上所能找到的资料除了关于封孝伦的各种新闻简讯、学术论文、讲座预告,大抵只有《旧州赋》里“封府一孝伦,文光盛斗衡”这样的只言片语。究其缘由,想来是因为他所研究的美学领域过于“抽象”,以普通人的思辨能力难以企及;又或是曾历任贵州省教委副主任,贵州省教育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贵州大学常务副校长这些行政职务居多。


想到这里,封孝伦身上“美学学者”与“行政管理者”这两个大相近庭的角色让记者充满好奇。它们是如何有机地统一到封孝伦身上的,没想到记者刚刚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就被封孝伦摇摇头否定。


“不是这样的,它们不是拼凑的,而是生活中的一种选择。我从小就是学生干部,同时成绩也很好,我从来不认为成为学生干部会影响学习,所以学术和管理在我的身上似乎是一种巧遇,在漫长的时间里,两者都没有偏废,两方面都得到了锻炼。”


被美学迷住了


位于黄平县西北部的旧州镇,曾经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且兰”国古都,也曾是明清时期连接西南边陲与沿海地区航运线上的最后一个码头。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上世纪50年代封孝伦出生于小镇上的一个工人家庭,整日忙于生计的父母对于儿子学业更多是放养状态。


高中时代的封孝伦(中)


但封孝伦却意外地争气。他喜欢读书,更热衷于考试,念中学时数、理、化长霸年级一二名;他有责任、有担当,从小就是老师的好帮手,是学校的团总支书;他热爱艺术,自学拉二胡、吹笛子、绘画,就连京剧样板戏也唱得很好。放到今天,“完美”学生封孝伦是“学霸级”的存在。


少年时自由自在、积极向上、不受压抑的成长经历,为封孝伦的人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眼眸里充满自信,心中亦有豪情,学生时代的梦想是要成为国营大厂的厂长,仿佛少年生来就是要干一番事业的。


1976年春,在知青点上插队的封孝伦几乎天天要去公社打听消息,随着1977年高考即将恢复,这是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的就读机会。公社里根据封孝伦插队期间的优异表现有意推荐,但根据“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工农兵大学生”就业政策,也有人劝说封孝伦不如直接留在公社当党委委员候选人务实。


1978年,封孝伦在贵阳师院中文系宿舍


这是封孝伦一生中最烦闷的时刻,不管将来会去哪里,他总想要去体验一回大学生活,而如果能上大学,也总要去省城贵阳走一遭。努力争取之下,封孝伦作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走进了贵阳师范学院(现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


中学时代一向热衷于数理逻辑的封孝伦起初并不打算学文科,更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美学的存在。直到大三那年,复旦大学的蒋孔阳先生在贵阳作了一次美学讲座。


几乎是一见钟情,因为这次讲座封孝伦被美学迷住了。他说:“原来美学中还存在那么多有待解决的难题,不说别的,单是美本质问题就让人产生无穷的兴趣。这是思辨所带来的快乐。”


逻辑与艺术的交汇是美学。基础教育阶段的所有学习,仿佛都在促使封孝伦奔向美学的王国。他开始大量阅读关于美学的文章和书籍,蒋孔阳、李泽厚、朱光潜、蔡仪……这些书本上的名字从陌生到熟悉,开始走进封孝伦的脑海里。


初识美学时的《思索》读书笔记系列


因为诸家观点有明显分歧,封孝伦在阅读的同时也不忘自己开动脑子,读书笔记则是手边必备。想到一个问题,编一个序号写下来,或几十字、或上千字,星星点点的火花在封孝伦的脑海里由点及线成面,忽然间的化解、融合、醍醐灌顶,这是思考的魅力。


1980年,封孝伦留校任教。那时候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还没有开设美学课程,可以说国内整个美学研究的大环境都在“动荡10年”的接续状态。抓住一切学习机会,封孝伦于1982年、1983年先后参加了四川省的美学年会以及复旦大学所举办的全国第三期高校美学教师培训班。


1983年,在贵阳师范学院任中文系文艺理论教师的封孝伦(左一)


外出交流的经历,让封孝伦对于中国美学的前沿研究眼界大开,与中国美学界的“少壮派”们同台竞技,出身西南一隅的他并没有感到丝毫畏惧,反而是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1983年9月,封孝伦拜入山东大学著名美学家周来祥先生门下进修。他对周来祥说:“我不想用这一年时间来学习备课、写教案,而是想好好研究一下您的思想,把美学原理学扎实。在搞清楚原理之后,写教案很快的。”


周来祥同意了封孝伦的计划。


大声说话的权力


“用半年时间,就读黑格尔的《小逻辑》。”


作为哲学的一个分支,美学思想方法、科学体系在中国是“近代舶来品”。周来祥希望封孝伦认真研读《小逻辑》,是希望他能够解决“思想方法”的问题。“你就每天读一页,不要着急,读不懂也没有关系。”周来祥说。


封孝伦的《小逻辑》读书笔记


果真是读不太懂。在封孝伦看来,《小逻辑》里讲的都是最抽象的道理,从不给读者举一反三的余地。而周来祥也从不给封孝伦讲解,因为读书本是内化的过程。封孝伦只能用最“笨”的方法,逐字逐句逐段研读,直到有一天他去向老师汇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入门了。


这样的经历,让封孝伦在思想方法上有了质的飞跃。他清晰地感受到,以往思考的许多问题和许多材料在科学方法的梳理下,变得有用且各归其位了。在山东大学进修期间,封孝伦萌生了美与人的生命有关的初步想法。


1986年,封孝伦考入四川大学中文系文艺美学硕士研究生,在他3万余字的毕业论文里,封孝伦提出了:“艺术与人的生命意识有关,人类创造艺术不是‘无目的’,而是有生命目的的。人类创造艺术是为了在精神的时空中满足自己的生命目的”这一观点,同时还提出了与答辩委员会主席高尔太关于“自由说”的不同意见。


《生命之思》一书


“生命是二元的还是一元的?”高尔太问。


“是一元的,因为精神生命是从物质生命产生出来的。”封孝伦答。


“我很满意。”高尔太点头笑了。


硕士研究生毕业回到贵州,封孝伦在系里面一边教授“中国当代文学”,一边兼任班主任,空余时间继续着自己的美学研究。青年才俊的教学能力、管理能力、学术能力很快被组织发现,没过多久贵州师范大学便要将封孝伦调任校组织部干部科。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这是步入仕途的良机,但封孝伦打心底认为自己这辈子必须在学术上有所建树,是个学者,所以想了个委婉拒绝的理由——到干部科也要继续上课。没有想到校方还真同意了。


于是,手里捧着学术,脚下踩着仕途,在那个硕士研究生都很少、大学博士点稀缺的年代,一个读博的想法在封孝伦内心深处萌生了。


1993年在山东大学读博期间的封孝伦


1993年,40岁的封孝伦收到了恩师周来祥的来信,信中写着:“你来考我的博士,希望很大。”


“考吧,就算考不上也是对恩师和自己多年心愿的回应。”封孝伦说。


没想到梦想成真。时隔10年,封孝伦再次拜入周来祥门下,攻读博士研究生。10年的积累,让年逾不惑的封孝伦对美学的很多问题有了自己的答案,他打算在读博期间将其梳理清楚,对人类的审美问题作一个透彻的交代和解释。


但导师周来祥希望封孝伦能做一个更易得到好评的题目:20世纪中国美学。于是,40万字的博士论文几乎在短短两个月里一气呵成,商务印书馆的程孟辉看到了封孝伦的论文纲要,便将其纳入了自己和丁冰主编的“青年美学博士文库”中。


40岁的博士生活,封孝伦自认是自由、快乐的。毕业之后,封孝伦对于博士这个头衔最深切的体会,是“在某个学术领域里拥有了大声说话的权力”。


人生不可复制

与话语权相伴的是,新一轮的人生机遇。


先有南京大学博士后的站点邀约,后又有湛江学院抛来橄榄枝,到了1999年同济大学意在用院士待遇引进封孝伦去讲学。面对机遇,封孝伦不是没有动过心,但离开贵州对于这位土生土长的美学学者来说,无异于连根拔起,确是乡情难舍、故土难离。


进入新世纪,封孝伦开始自己从高校到教育主管部门再回到高校的人生轨迹。2000年至今,贵州省的高校建设有了大踏步的前进。作为分管高校工作的副厅级干部,出身于高校的封孝伦很快完成了角色转换,他深知遏制省内高校发展的关键所在,而少年时班干、团干所历练的管理能力,让他在工作中游刃有余。


1998年,任职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期间的封孝伦(右二),与同事顾久(左一)等合影


只是在他人看来,琐碎的行政管理工作、不由自己安排的时间表会让封孝伦离美学越来越远吗?一直站在身后支持他的妻子,就问过封孝伦这个问题。


“事在人为!”


在其位、谋其职、负其责、尽其事。但在封孝伦的内心深处总有着这样的暗示,“我终将回归学术。”


事实上,封孝伦是这样的学者。他深知在贵州做学术因不占天时地利,往往会陷入炒文化中心思想冷饭的宿命中去,想要在人家炒熟了的普遍问题上发出新声音,确实需要过人的智慧与勇气。但亦不是不可为之。因为做学问,本不是为了惊世骇俗,而是服从真理的召唤。


《人类生命系统中的美学》封面


于是,封孝伦悄然走出中国学界的黑格尔怪圈,开始审美感悟的新思索。他总是在琢磨那些被人咀嚼过无数遍的陈芝麻烂谷子,执着地对一些被人思考过无数遍的问题作出重新思考。1999年底,《人类生命系统中的美学》一书出版,标志着封孝伦建立了自己的美学理论体系,成为在中国美学史上不容被忽视的学派代表。


不愿意跪倒在权威的脚下起哄,而更愿意站着跟他聊天、争辩、平等对话,这是封孝伦的学者本色。他说:“做学者做成这样,我觉得是知足的。”


兢兢业业、锲而不舍,从教学到研究,再到管理,封孝伦将其一生系于高校。现如今年近古稀,本该含饴弄孙享受人生的他,却依旧忙碌于茅台学院的发展建设中。


正在给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上课的封孝伦


少年时梦想当国营厂长,也想过不太愿意干的职业一是干部,二是老师。但人生哪里由得人预料,偏偏这两个职业都被封孝伦遇到了,而且都干得不错。但他亦深知,人生不可复制。面对自己所处时代大环境作出选择,除了关键时刻的奋力一搏,更多时候需心怀信念、顺势而为。


与父母相似,作为父亲的封孝伦教导子女,只说“要热爱国家、热爱生活,多考虑付出、考虑责任,这比索取更加重要”。


相关链接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⑤ 医学博士罗光恒的20、30、40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④ “猕猴桃大王”龙友华博士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③ “韭黄队长”邓英博士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② “逗猪博士”张勇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① 张万萍:蔬菜博士高山情



栏目策划/李缨

文/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曹雯

图/受访者提供

视频剪辑/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曹雯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赵怡

文字编辑/陆青剑

视觉编辑/向秋樾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