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⑦ 王进:“率性”而为的哲学博士

2020-12-20 08:50浏览量:12.1万


博士名片



王进,贵州思南人。1974年生,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系美学专业,获哲学博士学位。现任贵州师范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铜仁市碧江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挂职)。在《哲学研究》《孔子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曾先后获全国社科联“全国优秀社科普及作品”奖、贵州省人民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二等奖等。兼任贵州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咨询专家,贵州省文史研究馆特约研究员,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省阳明学学会副会长,铜仁市第二届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等。


“我可能是贵州高校的教师群体中,唯一一个有‘失业证’的人吧?”


王进在椅子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语速缓慢,带着笑意,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如果当年他没有毅然选择辞掉乡镇中学教师的工作,转而去安顺市平坝区那家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或许人生的航向会完全不同,当年看似“任性”的决定就像蝴蝶无意中扇动了翅膀,微小的震动引发了后来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王进赴碧江区云场坪镇调研途中


尽管在进入人生的每一个关键阶段时,周遭总能适时出现影响他做出改变的人和事,但王进所做的那些决定又常常让人感到惊讶甚至无法理解。没人能想到这位乡镇中学的英语老师多年后会以武汉大学哲学博士的身份进入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担任教授,更没人能想到这位看似无法融入“官场”的“书斋学者”,竟又被留下又干了一年。


王进的故事总在人们意料之外,也因此给人留下“率性而为”的印象。但“率性”并非“任性”,他的人生故事看似是一本“巧合之书”,不如说是遵从内心选择的最好的安排。


母亲给我背了一段《大学》


直到王进博士毕业后进入大学教书时,他才知道母亲熟悉中国传统经典《四书》。


那时,他在贵州大学任教,有一天回到家中,靠在沙发上习惯性地和母亲聊起一天的工作。


“你今天上什么课了?”


“新开的一门课叫‘《四书》研究’。”


“‘四书’?就是古时候的《四书》?”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母亲说,“现在还兴读‘四书’啊?‘四书’不好读,《中庸》最难懂。”母亲语气和平时聊家常并无两样。


“妈妈您知道‘四书’?”王进一脸惊讶,仿佛想重新认识一次把自己抚养成人的母亲。


“知道啊,小时候私塾里读过,《大学》《论语》《孟子》《中庸》,现在都还记得。”随即,母亲背诵了一段《大学》里的篇章。


王进与当地干部考察蜜蜂养殖产业


这个“大发现”让王进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小时候住在农村,母亲的形象总与屋外广阔的自然融为一体,春天播种、夏天耕耘、秋天收获,没有辛劳的付出就换不来收成,大自然给人们上了最朴实的课,而母亲也常用“一勤天下无难事”等传统思想来教育子女。这样一位默默无闻的女性现在竟作出“‘四书’最难懂”的专业评价!


在母亲背诵《大学》的声音中,王进仿佛回到儿时那栋小木屋,吃过晚饭的一家子把餐桌收拾干净,围坐一圈,父亲摊开报纸开始朗读,桌上那盏煤油灯将报纸染出昏黄的颜色……


这是当年王进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可以说,他是泡在书堆里长大的。


王进最喜欢赶场的日子。和家人到了镇上,他便直奔邮政所,抱回一大沓报纸和刊物,《人民日报》《贵州日报》《语文报》《小学生作文》《少年作文辅导》……比王进年长20多岁的大哥酷爱阅读,家中有很多《人民文学》《中篇小说选刊》等刊物,教书的大姐还给他买来《小学生文库》中的部分书籍,这些读物伴随着王进成长。


王进对阅读甚是痴迷,但在考试上好像总与3分过不去。中考时差3分与重点高中思南中学失之交臂,高考时又差3分没能上本科线,最终,他以384分的成绩进入铜仁师专(今铜仁学院)英语专业学习。


当时,铜仁师专的办学宗旨是“培养合格的山村教师”,看着这个宗旨,王进心里有了些许疑问:“山村教师?以后要是一辈子待在山里,是不是没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书了?”未来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他带着迷茫和不想荒废时光的复杂心理继续学习。学校图书馆几乎成了他的根据地,一有空就钻进书堆中,有几次还被关在图书馆里,见他如此沉迷阅读,当时的图书馆馆长还特许他进入特藏室,翻阅那些只供教师阅读的图书。


王进在农户家开展帮扶工作


就这样,在阅读和学习中度过了大专时光,毕业后,王进进入一个乡镇中学担任英语老师,但这份工作只干了不到2年,他便选择了离开。


考研当天,我领到一张失业证


王进一直收藏着一个绿色封面小本儿,上面印有“就业失业登记证”几个大字,就像收藏了那段五味杂陈的旧时光。


乡镇中学的工作并不算忙碌,但内心对未来的困惑却在不断滋长,最让他难以忍受的还是因为乡镇交通不便,县里的书店书目更新也不及时,无法看到更多的书。


恰好在此时,他的一个亲戚带来消息:“安顺市平坝区有一家国营企业的子弟学校急招英语老师,你有没有兴趣?”平坝?离贵阳市非常近,贵阳有条延安东路,外文书店、五之堂、西南风、西西弗等几家书店都聚在这一条街上!听到这个消息时,王进仿佛感觉是那些书店向他发出了热情的召唤。


他几乎没有犹豫:“去!”


但这家企业那位姓胡的党委书记坚持要求要先与王进见一面,他有很重要的事必须提前说。“就像谈恋爱一样,我们要彼此了解。”温厚的书记说,“说实话,我们这个厂经营状况不太好,也许明天就破产,工作不再有保障,也可能明年企业会翻身,这都说不清楚,所以你要考虑好。”胡书记心地善良,知道工作对年轻人的重要性,更何况眼前这个小伙子只有20出头,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能让他感觉自己被骗。


这个不好的消息并未让王进动摇,毅然回到乡镇中学办理了相关手续。此后3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会乘着交通车从平坝去到贵阳,流连在延安东路上的各家书店之间。


虽然满足了内心对阅读的强烈渴望,但从1998年他进入这家企业时,全国大范围的国企改革已全面展开,“下岗潮”在各地汹涌,而这家企业日薄西山早已是难以扭转的事实,自然难逃被卷进这股浪潮的命运。


王进亲眼见证着这一过程。虽然企业改革、大多数人面临“下岗”,也并不一定会危及到学校,但日渐衰落的工厂、惶惶不安的人心,依然让他感到莫名的荒凉。


王进基层调研途中


机会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午后,王进的高中同学专程来平坝找他玩。还未到晚饭时间,两个年轻人在开阔的山坡上晒太阳,这位考上贵州财经学院的老同学感叹:“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是个志向远大的人,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躺在山坡上晒太阳?”


“那有什么办法。”王进无奈地笑了笑。


“你可以考研究生啊!”同学随口提了一句。


直到这时,王进才知道原来人生还有研究生这个选项。吃完一顿热腾腾的羊肉火锅,同学回到贵阳,给他寄来了一些招生目录。


在选择专业时,王进有些举棋不定。最初想考法学专业,读完专升本后第一次考研失败,又打算转攻哲学,后来一个老师家里看到了《美学基本原理》,才终于明确目标——贵州大学的美学硕士研究生。


最后一科临考前,他就接到厂里电话,嘱咐他考完后立即回到厂里。结束考试后刚到学校,一位副厂长立刻将他叫到办公室去:“企业正式宣布破产了,现在有两条路,一是买断工龄,能领到2万多元;二是继续在学校教书,学校可能将划归安顺市地方管理。你怎么选?”


最坏的结果还是来了,而且是在他刚刚考完试的这一天。王进有点恍惚,心里的悲凉迅速扩散开来。其实继续留校任教不失为一个更稳妥的选择,等研究生录取了再辞职会更有保障,但他一刻也不想多待……


“我买断。”


“这么果断吗?再考虑一下吧,可以明天回答我。”


“不需要考虑了。我买断!”王进果断地回答。


签了一份合同,领到那个绿色封面的“失业证”,告别一脸疑惑、神情沉重的厂长,王进揣着2万4千元钱回到老家。他把钱和绿色小本儿放在母亲面前:“妈,我买断工龄了。”


“什么叫买断?”母亲很疑惑。


“就是从此以后我是个没有工作的人了。”王进平静地说。


王进基层调研途中


过完年,他还是离开了老家,只身一人来到贵阳市,在刚刚开始兴建的金阳新区找了一间私立中学当老师。大约半年后,初试和复试均为第一名的他收到了贵州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步入研究生阶段,王进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状态中。研究生3年,他不仅迅速扩充知识储备,在美学方面展开研究,也成了家。研究生毕业时,他与博士毕业的妻子前往武汉工作,并打算继续报考武汉大学的博士。非常幸运的是,2006年,74岁高龄的著名美学家刘纲纪先生当选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不受年龄限制于次年再次招收博士研究生。2007年,王进便成了他重开师门后的第一批博士研究生。


3年的勤奋学习,王进不仅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还被评为“武汉大学优秀毕业研究生”,打算继续留在武汉工作,但贵州大学的张新民教授联系上王进说,书院修好了,要不你就回来吧。


“书院”是指建在贵州大学内的中国文化书院,是贵州大学的一个独立学术机构和传播文化精神的场所,张新民正是该书院的院长。


在多数人看来,凭借良好的学术训练和身出名师的优势,王进原本能在美学研究领域里大展拳脚,短期内实现“名利双收”,王进却“不按常理出牌”,又做了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决定——放弃学习了6年之久的美学,转而研究古典政治哲学。


其实早在武汉大学博士毕业时,王进就对美学的兴趣不再强烈,而对古典政治哲学产生了浓厚兴趣。刘纲纪先生对学生也十分宽容,鼓励他多去尝试。此后3年里,他一心扑在古典政治哲学这一全新的领域上,结果再次让人刮目相看。从2015年起,连续3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主办的哲学刊物《哲学研究》上发表了3篇论文,此后,其中两篇论文又分别在2018年和2020年获得贵州省人民政府“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和一等奖。


王进(左)基层调研途中


为了能看书而选择离开思南、破釜沉舟而决定让自己失业、凭着自己的喜好在博士毕业后转变研究方向并取得成果……似乎从离开思南之后,王进就越来越“放飞自我”,随着心性和直觉来为自己的将来做决定。即使在大学工作时也是如此,他可以为了解答课堂上与学生的一个疑问而耗时数月进行研究,最后专门写一篇18000字的文章,却从来不愿意去为自己评职称而去了解评审文件……


从书斋走进基层政府


2019年2月初,已调往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担任教授的王进被选派到铜仁市碧江区挂任副区长。在赴任之前,王进又一次展现了他的“率性”。他给贵州师范大学提出:挂职期间,他不再上任何课程,也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再写任何学术论文。


挂职的消息和向学校提出的要求都让他身边的朋友大感意外。这位看起来只适合过闲云野鹤的生活的人更像一位“书斋学者”,让他真正参与到有各种条款限制、又要处理冗杂事务的基层政府工作中,“真的能应付吗?”不少人问。


没想到,一年任期满后,王进又被碧江区要求延期一年,直至脱贫攻坚工作圆满结束。


学术研究和政府工作并未在他身上产生冲突。此前,他作为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咨询专家,多次参与过诸多地方性法规的咨询审议工作,对政府工作已有一些接触和了解。更重要的是,他所从事的古典政治哲学所具有的对理论与实践有深刻的理解。此次到碧江区挂职,不但对他未来的学术研究有很大帮助,也有利于更好地提供决策参考和咨询。


王进连续3年在《哲学研究》刊发文章


与大多数人不同,在接到通知后,他首先做的是找来两个不同版本的《铜仁府志》通读了一遍。 “这其实是中国古代官员的传统”,王进说,“但遗憾的是,今天我们可能不重视甚至丢掉了这个传统。” 赴任时,他也没拿过多的书,而是选择把尚未读完的《资治通鉴》带在身边。


在王进看来,一个从政者应该“以古人为师,向历史学习;以实践为师,向群众和同事学习”,而不能对现实和政治持一种先知式的、傲慢的、轻浮的自以为是的态度。或许正是这种谦卑的态度和务实的作风,让他在从书斋走向政府的过程中找准了位置并且迅速进入了角色。


2020年的大年初九,新冠肺炎疫情尚处于高风险阶段。作为挂职干部,王进的任务或许并没有那么艰巨,但他还是坚持前往碧江区工作。“别人求安全,你是求安心,我们需要这样心求‘安心’的干部。”一位当地政府的领导感慨道。在被延期的一年里,王进被安排具体分管文体广电旅游和协助分管大数据和电子商务工作,成为少数被安排具体负责分管工作的挂职干部。


挂职期间,正值脱贫攻坚进入决战的关键时期。或许是因为自身经历带来的经验,也或许是身为大学教授对教育有更深的理解,王进始终认为教育扶贫、提高公共文化服务的水平和能力至关重要,为此,他产生了兴建一座有着高品质的藏书、高品位的氛围的公共图书馆的想法。但财力紧张,要付诸实现又谈何容易?为此,他不厌其烦地给相关领导和部门汇报,“让我们至少告诉那些在酒吧门口徘徊的年轻人,除了这些娱乐场所,他们还有其他地方可去;让我们告诉孩子们,世间除了娱乐还有一种高品质的美好生活;让我们提升一个城市的文化品位,塑造一个城市的文化形象……”有幸的是,他获得了大力支持,有关单位共同出资落实了这个项目。他又请来贵州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刘兆丰,对方听完他的想法深受感动,当即答应在百忙之中承接这个项目的规划和设计。


转眼一年又快接近尾声,王进也将与碧江区真正告别,临走前,他还有几件事一直挂在心上。


采访结束的第二天,他就前往柑子冲村。当地一户人家因给患白血病的女儿治病成为贫困户,女孩在政府帮助下到外地做了手术得以挺过重病,目前正在家康复,王进答应送些书给她。他精选了一套朱光潜的著作,以及一本前苏联作家康·帕乌斯托夫斯基创作的散文集《金蔷薇》。在王进看来,政府能够解决教育的基础保障问题,但针对个人心智的帮扶只能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进行,读书不仅能开阔眼界,亦能抚慰人心。


第三天,他又前往有近500年文化底蕴的茶园山村。这个村早在2014年就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从1522年至今,一直延续着诗礼传家和农耕文化的传统,此前他一直力推将这个村打造为文化旅游目的地,耗费了不少心血。不过,此行并非考察当地文旅发展情况,而是为了完成另一个心愿。茶园山小学只有两名老师和7名学生,他为每个学生送了3本书,一本《新华字典》,一本《论语译注》,一本教育部制定的必读书目之一。


王进作为协助分管碧江区大数据和电子商务工作的领导参加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


他心里还记挂着柑子冲村那个父母双亡的孩子。有一次去看望孩子时,王进将在清华大学参加学术活动时领取的布袋赠予了他,上面印有清华大学的校徽校训。


“清华大学你知道吧?”


“知道。它是中国最好的大学!”


“这是清华大学给我的袋子,你以后用吧。”他摸摸孩子的头说。


“我当然知道,孩子不一定将来就一定能考上清华,但是我想,至少,我们或许可以给孩子一个希望吧,我也相信,‘触摸’遥远的清华或许可以给他带来一些新的感受……”王进说。


这一幕似曾相识。时间仿佛回到他还在读小学时,就着那盏昏黄的煤油灯,他翻开姐姐带回的《中学生数理化》,封四印着一所校园的彩色图片,盛开的樱花簇拥着风格独特的建筑。


“哇,这所学校好漂亮!”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武汉大学,谁又能猜到多年后他成了那里的博士呢?


相关链接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⑥ 封孝伦博士:生命美学的歌者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⑤ 医学博士罗光恒的20、30、40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④ “猕猴桃大王”龙友华博士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③ “韭黄队长”邓英博士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② “逗猪博士”张勇

天眼人物·百位贵州博士① 张万萍:蔬菜博士高山情


栏目策划/李缨

文/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彭芳蓉

图、视频素材/受访者提供

视频剪辑/彭芳蓉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赵怡

文字编辑/向秋樾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工商银行